考完回来更《卷平冈》和《咨询所》。

【鸣卡】八至

25(上)

 

如果卡卡西有所谓的预知未来的能力,只怕最一开始他宁愿多花一笔钱多订一间房,也不会同意鸣人提出的同睡一间房的请求了。

 

是夜。

 

寂静的房间内,有什么声音在隐隐约约地传来。

 

很近,声音很近,似乎就在耳畔。

 

……就在耳畔?

 

双眼霎时睁开,多年养成的警惕已经令他下意识地攻击过去,完全无法克制的条件反射,自我防备。

 

但下一秒,双手被制止住了。

 

苍青色的瞳孔微微一缩。

 

“老……师?”

 

断断续续的,从黑暗中传来的声音,熟悉无比。

 

是鸣人。

 

几乎立时松了口气,原本紧绷的身体也慢慢放松下来:“是鸣人啊,怎么了吗?大晚上的不睡觉。”

 

而对面的人没有回答他。

 

现在正值黑夜最浓郁的时候,连皎洁如斯的月光也无法透过玻璃制的窗户照进来。

 

同样身处于这片黑暗里,但感到不安的只有卡卡西一个人。他现在既摸不透这孩子为何沉默,也想不明白对方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他床边究竟是想干嘛。

 

疑虑产生了却得不到解答,自然开始感到不安。

 

“怎么,喝醉之后,现在有点不舒服了吗?”

 

试图转移一下话题,想要伸手去触碰一下对方的额头,却发现自己现在根本无法做到这个动作。手腕被眼前的人扣住了,少年之前在制止他的攻击后,并没有松开。

 

“老师……”

 

眨了下眼,“怎么了?”

 

没有回话,一只手忽然伸了过来,贴上了他的鼻尖。脸上的面罩被缓缓拉下,卡卡西一惊,下意识就想往后退。

 

肩膀忽然被按住了,力道大得竟让他有些动弹不得。

 

卡卡西瞪大眼睛:“鸣人,你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于黑暗中传来的声音有点迟疑,“只是之前一直在想一件事,但到现在还是没想出答案来,所以就想来问问老师。”

 

“……什么事?”

 

并没有立马询问出口,鸣人低头看着身下的人,即使睁大了眼睛也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模糊的轮廓。

 

“……我想知道,如果我尝试去做一件错误的事,老师会不会原谅我?”

 

慢慢伸出手,轻抚身下人的脸庞,拇指流连于对方左眼上的疤痕,清朗的眸子渐渐变得深邃。

 

“会不会,还像以前那样,不管我做了什么,最后都原谅了我?”

 

脸上传来的触感让他有些不自在地微微别过脸,卡卡西调整了一下呼吸,这才惊觉自己居然有些紧张:“这个……鸣人你怎么会问这么奇怪的问题,是不是不舒服?要不要我去弄点醒酒的东西来……”

 

“不麻烦了。”截下话语,鸣人低头,目光灼灼,不过一片黑暗之中卡卡西也并不能看到这样的眼神。

 

安静了半晌,终是投降般,卡卡西叹道:“如果刚才的问题是认真的,那么我可以回答你。”

 

鸣人抿了抿嘴。

 

“答案是一定的。”这么说着,自己都有些苦笑了,“不管你做了什么,我都相信你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所以我都会理解你,原谅你,即使那是一件错误的事。”

 

鸣人瞳孔微微放大。

 

卡卡西语气无奈:“这下子,你总该放开我了吧?”

 

嘴角不可遏制地扬起,鸣人凑近眼前的人,语气有点耍赖:“才不!有老师这句话我就放心多了,之前还纠结犹豫了好久呢,现在看来,倒是我多虑了。”

 

卡卡西有点懵。

 

什么跟什么?多虑什么?你打算做什么?这下还真的开始慌张起来:“我说……你问题也得到解决了,时间也这么晚了,要不现在就回到自己床上睡觉去……?”

 

“一个人睡不着啊。”对面的人语气理所当然,“所以就过来跟老师一起睡了,唔,顺便试验一件事。”

 

“……什么事?”他都要怀疑对方是不是还醉着了,瞧这思路清晰的。

 

然而问话还没得到回复,突然逼近的气息让他呼吸一滞,脑子还没反应过来,唇上已经被一片柔软覆盖。

 

“!”完全震惊之下竟忘了推拒,错过了最佳的反抗时机。

 

对方的手已绕到了他的脑后,紧紧按住不放,仿佛是因为没有受到任何阻止,少年原本还算小心翼翼的吻渐渐变得有恃无恐起来,慢慢加深,笨拙又急切。

 

卡卡西大脑瞬间空白一片。

 

这孩子……在干什么?

 

移动手指,按住身下人的额头,鸣人闭上眼睛,嘴角的笑意渐渐扩大。

 

——没有拒绝呢,卡卡西老师。

 

所以,只是亲吻和拥抱,是完全没有触碰到你底线的,对不对。

 

那倘若我再进一步动作,你会怎样应对呢。

 

####分割线####

下午上完课回来更明天那节。

正好是(下)节~~~

照例周一双更嘛。


评论 ( 9 )
热度 ( 62 )

© 不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