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完回来更《卷平冈》和《咨询所》。

【鸣卡】八至

24

 

房间原本紧闭的门忽然被拉开了,坐在窗边榻榻米上看书的卡卡西闻声看过去,水墨少年正扶着金发少年摇摇晃晃地出现在门口。

 

眨眨眼,有些愣住。

 

佐井看着对面正愣神的人,面色如常道:“卡卡西老师,鸣人刚刚跟我拼酒,一个不小心就喝醉了呢,老师能不能帮我扶过去一下?我想趁现在澡堂没关门去清洗一下。”

 

没有拒绝的理由。

 

卡卡西放下书走过去,只是从后者手里接过浑身散发酒气的人时,眉头不自觉地轻蹙一下,但很好地掩饰了起来,抬眼看向对方:“辛苦你了,佐井。”

 

佐井摆摆手,笑言:“哪里,辛苦的明明是卡卡西老师呢。”

 

……呃,有点听不懂这句话了。

 

但对面的人似乎也不打算多说什么,向他微微鞠了一躬:“那么,我先告辞了。”

 

卡卡西点点头,一手扶着几欲摔倒的人,一手合上房门,咔哒一声,将房门上锁。

 

好不容易脱掉少年的外套,卡卡西看着倒在榻榻米上已经睡过去的人,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走进洗浴室里拿出一条湿毛巾来。

 

不管怎么样,最起码还是得先清洗一下脸吧。至于那些已经沾满酒气的衣服,卡卡西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全部丢进了洗衣机,从衣橱里找出一套浴衣来打算先将就地给人换上。

 

不过,才刚帮人把里衣穿好,还没来得及套上外套,对面的人似乎已经醒过来了。缓缓睁开双眼,躺在榻榻米上,眨巴眨巴着眼睛看他。

 

卡卡西眨眨眼,有些不确定这人究竟是不是还清醒着。

 

“……鸣人?”试着叫了一声。

 

没有回话。

 

少年的双眼正直勾勾地盯着他。

 

视线太过炽热,让他有些不自在地别开脸,将手中的外套放到一边:“既然醒了就先去清洗一下自己再穿衣服吧,你满身的酒味。”

 

依然没有回应,亦没有做出任何行动。

 

难不成还是醉着?于是耐心极好地又说了一遍:“鸣人,去洗澡。”

 

对面的人忽然咧开嘴,傻笑一下:“一起吗?”

 

啥?

 

卡卡西简直要怀疑自己耳朵出问题了:“不,你自己去。”

 

少年瘪瘪嘴:“那算了。”

 

“……”无言地揉揉额角,卡卡西有种自己其实是在照顾大号婴儿的错觉。“那不洗澡了,简单去洗漱一下总可以吧?”

 

对面的人又不说话了。

 

有点心累,卡卡西叹气:“罢了,明天再说吧,今晚先睡觉,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记得叫我,别强忍着。”

 

该嘱咐的都嘱咐完了,没什么需要操心的了。卡卡西刚想站起来,衣袖忽然被扯住了。

 

“……?”有点疑惑地看过去。

 

许是因为醉酒的缘故,少年以往澄蓝清澈的眸子里多了些不一样的神思。

 

炙热的,露骨的,且毫不掩饰。

 

“!”有点被吓到般往后退,却没想到衣袖被攥得更紧了。

 

对面的人瘪着嘴,表情好不委屈地看着他:“老师……”

 

拖长的声线,传达着不满和控诉。

 

心情瞬间晃荡一下。

 

卡卡西低头看过去,少年眼里之前流露的那些情绪已经完全消失。现在,蔚蓝的眸子里只剩下无尽的委屈。

 

忍不住揉了揉额角,暗笑自己真是太过敏感,卡卡西轻叹一声,蹲下来,慢慢朝对面的人伸出手。

 

他没看到,少年隐藏在阴影下的嘴角,渐渐翘起。

 

……

 

刚拉开自己房间的门,一道声音已经从里面钻了出来,夹杂着迫不及待:“怎么样?怎么样?佐井,鸣人喝下去了吗?”

 

佐井站在门口没进去,语气干巴巴道:“小樱,我觉得你以后还是在经过我的允许之后,再进入我的房间比较好。”唔,书上明明说了,进入别人房间之前必须经过房间主人同意才行,这是基本礼仪。

 

然而对面的人似乎并不关心那些“基本礼仪”,满不在乎地摆摆手,开口表示那些都是小细节,别在意,别在意。

 

“再说,大家都这么熟了,那些表面功夫能省还是省了吧,你也不嫌麻烦。”

 

“……”这根本就不是麻烦不麻烦的问题吧。佐井揉揉额角,语气称得上是无奈了,“可是书上说,就算是最亲密的朋友之间,也是需要尊重对方个人隐私的。”

 

“前提是这是你在家里的房间。”小樱笑眯眯道,“旅馆属于公共空间,所以这里面的房间不算哦。”

 

是这样吗。佐井持怀疑态度。

 

但对面的人显然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跟他多花时间,表情急切地问:“先不说这个了,我问你,那药水鸣人到底喝没喝?”

 

佐井于是摸着下巴开始回想十分钟之前的场景。

 

他确实有看到对方有将药水滴在酒里了,但问题是当时他正专注于消灭碗里剩下的那几团汤豆腐,所以也没分神仔细去看那人最后究竟有没有喝下去。

 

“呃。”犹豫了一会儿,语气不很确定,“应该喝下去了吧,毕竟我扶着他回房的时候,鸣人身上的确有股很大的酒味儿呢。”

 

“那就应该喝了。”像是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樱发少女从坐垫上站了起来,笑呵呵地走过来拍拍他的肩,“那我们暂时就可以不必操心了,只管等明天的好消息便是。”

 

佐井有点诧异:“等明天鸣人主动告诉我们?我还以为你会去偷窥呢。”

 

“……”小樱干咳一声,“最开始是有这个打算没错,但后来我又想了想,觉得本来理亏的就是我们这一方,要是好死不死被老师发现了,那我们不就更理亏了?以后还怎么去面对卡卡西老师啊?”

 

佐井恍然:“有道理。”

 

“而且,”小樱脸上的笑容变得有点诡异,“现在这个时候,我们还是别去打扰那两个人比较好。”

 

虽然是很想知道后续会怎么发展啦,但好奇心会害死猫,外加他们两只。

 

佐井对于面前这人不知从哪来的信心感到很不理解:“你怎么就那么肯定鸣人会成功?万一鸣人最后根本就直接睡过去了怎么办……”

 

小樱扬起下巴,眼神得意:“我自己亲手配的药,我会不知道它有什么效力?安啦,鸣人一定会成功的。”

 

还真是,完全的迷之自信呢。佐井无言。

 

而原本在旁边的人此时已经走出房门了,冲他挥挥手:“明天见了,佐井。”

 

点了点头,看着少女一蹦一跳开心无比地消失在走廊尽头,不知为何,佐井忽然有点开始担心鸣人那边的状况了。

 

而事实也证明,佐井的担心也正确的。

 

另一边的双人间里。

 

卡卡西对于目前的情况有点懵逼。

 

前一秒还窝在榻榻米上像只大狗狗一样乖巧无比地任他换衣服擦脸的人,为什么下一秒就突变成狼狗抱着他不放了?!

 

蹭了蹭怀里的人,金发少年嘴里发出满意的呓语:“唔,舒服多了……”

 

顿时黑线了,卡卡西伸手扯住少年的后衣领,想要把人从身上拽下来:“我说,鸣人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结果是被抱得更紧了。

 

简直想叹气了。

 

这孩子,喝醉之后变得比以前更黏他了,偏偏他还不敢用力去扯,毕竟一个不小心就伤着对方这种事情,能避免自然还是尽量避免的好。

 

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了,卡卡西只得试图去掰开少年死死抱着他的手:“那个,现在也已经很晚了,不想洗澡就算了,我们直接睡觉好不好?”说到最后已经完全用上哄小孩子的语气了。

 

这下子你总该放手了吧。卡卡西哭笑不得。

 

哪知面前的人完全曲解了他的意思,低头像是思考了一会儿,才傻笑着说:“恩,恩,睡觉好啊,我们睡觉。”

 

一边嘟囔着,一边扯着他朝旁边已经铺好的地铺走去。

 

诶?!

 

卡卡西瞪大眼睛,有点手足无措了:“呃,鸣人,我们睡觉的意思是,我们各睡各的……你看,旁边不是还有另一张床吗,我睡那边就好了,没必要两个人挤在一起……”

 

唔,这跟他预想的完全不一样啊。

 

忍不住在心里苦笑,面上仍然耐心无比地劝说,“要不你先放开我?这可是你一个人的床,我的床在另一边……”

 

话音未落,原本拽着他摇摇晃晃往前走的人突然被脚底下的矮桌绊了一下,整个人开始不受控制地往前倾。

 

也不知道是不是下意识的动作,少年在被绊倒的一瞬间,忽然松开了一直紧握着他手腕不放的手。

 

“!”卡卡西吃了一惊,想也没想就使用瞬身术来到少年前面,在人快要倒下的前一秒,准确无误地接住了。

 

立马松了口气。

 

看了看怀里又闭上眼睛像是睡着的人,卡卡西颇为无奈地摇摇头——还真是,任性的孩子啊。

 

把人好好安顿在了床铺里,再替后者盖好被子,确认少年是真的睡着之后,才安心地站起身来。

 

熄灯,回到自己的床铺。

 

被子规矩地盖在身上,卡卡西闭上眼睛。

 

但愿别出什么事情才好。这样想着,睡意渐渐笼罩。

 

####分割线####

怎么说呢,这几节的笔墨楼楼会用的比较多,你们懂嘛~~


评论 ( 11 )
热度 ( 50 )

© 不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