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完回来更《卷平冈》和《咨询所》。

【鸣卡】八至

番外之带土篇(四)

 

那是一段孤独至极的日子,除了复健他什么也不能做。什么都没有,只能靠着那些还算美好的回忆支撑过来。

 

面具,黑袍,伪装,潜入。

 

按捺不住的兴奋,迫不及待想要给予惊喜。

 

想见他们。

 

手指因为激动而微微颤抖着。

 

无法克制地,想要回去,想要见他们。

 

“可以是可以。”绝笑着看向他,“不过你可要小心点,毕竟你现在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已死的人了,小心翼翼潜入便是。在那之后可要乖乖回来哦,不然斑大人会很生气,这一点你是知道的。”

 

“……知道了。”别过脸,有点不爽地应了一声。

 

两年。

 

飞速在林间穿梭,准确至极地找到落脚点,两旁的树木在快速倒退。

 

整整两年了。

 

不自觉地伸手抚上自己左眼的位置,那里已经被铅灰色的轮回眼替代。

 

扯扯嘴角,忍不住笑了出来。

 

现在的他,已经变强了呢。

 

卡卡西那家伙,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琳呢?琳还好吗?该不会趁他不在,已经跟笨卡卡在一起了吧?

 

还有,水门老师跟玖辛奈阿姨怎么样了?说起来,那两人好像都已经结婚了呢,现在该不会连孩子都有了吧。

 

唔,要是那两个人真有孩子了,那孩子会像谁呢……

 

越想越激动,忍不住再加快速度。

 

快一点。

 

再快一点。

 

长长的黑袍上下翻飞,面具下的眼里满是笑意。

 

我真是,好想你们啊。

 

……

 

穹顶之上,铅灰色的乌云在不断聚拢,愈积愈厚,颇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

 

带土抬眼看了下天空,啧了一声,凝聚查克拉在脚上,又一次提速。

 

要下雨了呢,得再快点才行。

 

专心致志地前行,他还是第一次觉得回家的路是如此遥远漫长,似乎怎么也走不到尽头。

 

茂密至极的树木在两侧迅速倒退,缭乱人眼。

 

不经意间,眼神扫向一旁,熟悉的身影突然毫无预兆地闯进视线。带土一愣,下意识地停下脚步,立在一根树干上。

 

滴答。

 

滴答、滴答。

 

有水滴落在面具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蓄谋已久的雨开始下起来,慢慢的,淅淅沥沥,越下越大。

 

他站得很高,所以看得很远,树冠那一头的情况,尽收眼底。

 

血……

 

猩红得刺眼的血……

 

一滴、两滴,汇成一股,如柱流下,沿着那只穿透胸膛的胳膊。

 

瞳孔狠狠一缩,身形瞬间如遭雷击,完全愣在当场。

 

那是……笨卡卡?

 

雷声于一瞬响彻天际,劈裂苍穹。蓝白色的耀眼光芒凝聚在掌心,那是他见识过的,银发少年当初开发出来的新招式。

 

他走得太早太快了,甚至还没来得及知道,少年最后给那一招起了什么名字。

 

但是,不会认错的。

 

手指不自觉地攥紧。

 

不管是那一招,还是眼前跟他只隔了一片树林的那两个人,他都不会认错的。

 

雨水打在面具上,打在身上,湿漉漉地贴身,冰凉刺骨。

 

那原本因为期待而变得热切的心,在看到女孩身形倒下的那一刹那,也被漫天的雨水淋熄。

 

寒气,自脚底窜上,封冻全身。

 

卡卡西……杀了琳?

 

难以置信地后退半步,差点从十米高的树枝上掉下去,又蓦地反应过来抓住身旁的树干,猩红色的眸子一沉,发狠似的一拳打过去。

 

咔嚓一声,粗壮得需三人合力才能抱住的树干就这么被一下子折断,失去支撑点朝旁边倒去,沿路压倒一片小树。

 

是在跟他开玩笑吗。

 

双手紧握成拳头,指甲深深陷进肉里,传来阵阵刺痛,却比不上胸口痛楚的万分之一。

 

热情于一瞬间被浇灭,所有马不停蹄的赶路,现在看来,全都成了笑话。

 

到此为止了。

 

死死地咬紧牙关。

 

他曾想象的,在阳光明媚春暖花开下,惊喜睁大的双眼和笑意盈盈的欢迎,现在,统统到此为止了。

 

像一面原本光鲜亮丽的镜子,被狠狠摔在了地上,碎屑铺地,折射的光芒刺眼。

 

血迹斑驳,随风传来的铁锈味令人作呕,身形狼狈摇摇欲坠。

 

这不是他所想像的未来。

 

死死地捂住胸口的位置,带土喘着气,有些痛苦地闭上眼睛。

 

不是的。

 

不该是这样的。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烛光照亮的昏暗房间。

 

绝眨了下眼,有点意外才刚出门不久的人又突然回来:“怎么?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没有回话。带土取下脸上的面具,随手丢到一边,面无表情到近乎冷漠。

 

察觉到有点不对劲,绝问:“发生了什么?”

 

扯了扯嘴角,却比哭还难看:“假的,一切都是假的,肯定是假的。”

 

“什么假的?难道你没见到你那两个朋友吗?”

 

闻言,黑发的少年眼睫轻颤一下。女孩最后倒在地上,银发少年站在一旁的画面又一次浮现在脑海。

 

雨水铺天盖地,毫不留情地冲刷掉一切,抹杀所有痕迹,不论是他当初的念想,还是曾经的羁绊。

 

手指不自觉地收紧,声音有些低沉:“见到了。而且,以后都不会想再见了。”

 

绝一愣。

 

伸手覆上左眼的位置,少年的声音听不出一点情绪:“假货,全都是假货,不管是死了的琳,还是杀了琳的卡卡西,全都是假货,是赝品。”

 

一句话,让绝明白了个大概,了然于心。

 

忽然,对面的人像是泄怒般,毫无预兆地抬手狠狠捶向墙壁,厚重的石墙轰然倒塌。

 

绝眼睛微微睁大,有点苦恼地看着倒下的墙:“诶,虽然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不过墙面倒了,房子要塌了啦……”

 

带土不为所动,语气冷淡:“绝先生不是很擅长修复东西吗,一面倒塌的墙壁对于你来说应该不是一件难事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绝有点泄气了,也不再继续计较,身形慢慢来到石墙边,思索着怎样才能恢复原状。

 

眼睛微微眯起,带土注视着坍塌的石墙,嘴角笑意渐渐冰冷。

 

你们啊,真是,明明好不容易才能去见你们一次,结果却让我看到这种景象。

 

琳。为什么偏偏是琳呢。同伴,难道不是应该拼尽全力、付出生命去保护吗。

 

那为什么,你会杀了同伴呢,卡卡西。本来还以为,你已经学到教训了呢。

 

你到底,是为什么非杀了琳不可。

 

心脏毫无预兆地抽痛一下,下意识地伸手捂住胸口,带土攥紧胸前的衣袍,终是支撑不住般跪倒在地,艰难地喘气。

 

你告诉我啊,究竟是为什么。

 

告诉我啊……

 

正在修复墙壁的绝听到了身后的动静,有些诧异地回头:“带……土?”

 

眼前的少年跪伏在地上,捂着胸口,脸上的表情像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忍不住啧了一声,倒也靠了过去,伸手检查。

 

“心绞痛。”有点讶异地扬眉,“那个死去的女孩就对你那么重要么?”

 

呼吸都被剥夺的痛,自胸口的位置传来,遍及全身。

 

扯了一下嘴角,想要轻笑出声,最后却只疼得扭曲了表情。

 

“是啊,很重要呢。”

 

语气停顿一下,带土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试图平复胸腔内传来的痛楚。

 

“但是,远不及另一个人在心中的地位。”

 

嘴上这么说着,眼里的神情却是愈发的深沉。

 

怨恨,仇意,慢慢聚拢在眼底,周身甚至渗出点点杀气。

 

远远不及。

 

所以,对那人的恨意,也远比对任何人都强烈。

 

“不可原谅……”

 

轻声吐露的话语,却让一旁的绝听得微微一怔。

 

缓缓闭上眼睛,任凭钻心的苦楚和酸涩将自己淹没。

 

是啊,不可原谅。

 

明明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想要一直在一起的人,可是现在,是你让我知道了,这一切,都只能存在于梦里。

 

是你啊,让我看清了那终究不过是场美梦,镜中月,水中花,稍有不慎,就灰飞烟灭,连一点灰烬也抓不住。

 

身体克制不住地颤抖了,一只手支撑着地面,带土身形有些摇晃地从地上站起来。

 

看着面前的人动作,绝问:“感觉好点了吗?”

 

黑发的少年却答非所问:“我想通了。”

 

“……?”

 

“这个世界,为我所不能容忍的,都不能存在在我的眼里。”

 

没料到会得到眼前的人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绝有些愣了。

 

伸手慢慢覆上左眼的位置,带土垂下眼帘。

 

“这个世界,为我所看不上的,就没有存在的价值。”

 

绝眨了下眼,慢慢的,嘴角有笑意在扩大。

 

“月之眼计划,我现在答应你实施。”

 

身侧的手指逐渐收紧,死死抓住衣角的位置,带土深吸一口气。

 

“堵上一切,不惜任何代价,我要创造一个没有赝品的世界。”

 

对的,就是这样。

 

既然都是假的,那就干脆全都消失吧,他会创造一个真的出来。

 

在那个世界里,琳没有死,银发的少年也还是他记忆中的样子,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变,他也还在,以曾经的模样,陪在他们身边。

 

一直、一直,没有离开。

 

看不到的角落,有黑暗自身后袭来,将他瞬间吞没。

 

……

 

看见了吗,感受到了吗。

 

这就是命运。谁说得清,谁说得准。

 

你为之辗转,为之神伤,为之向往,为之期待,却终究抵不过命运二字。

 

曾经那么多美好的幻想和规划,那样令人沉沦的美梦,却于一刻之间,全部湮灭。

 

你想要的,在别人看来一文不值;你所拥有的,在别人眼里却是望尘莫及。而他想要的,不过是平静如记忆中的生活,所拥有的,不过是越来越逆天强大的实力。

 

可这不是他想要的拥有。

 

背负了那么多,家族的复兴,世界的真实,破镜的重圆,压得他喘不过气。

 

以前,脚下的土,前方的路,连最终的彼岸都那么清晰可见。可一夕之间,化作烟云。

 

再也不是曾经的路了,也不会再是梦里的未来。

 

阳光明媚,春暖花开,那都属于回不去的曾经。

 

——你看,最后,我们都变了。

 

拿起一旁的面具重新戴上,眼神透过窄小的窗口看向外面,仍是倾盆大雨。

 

嘴唇紧抿,手指渐渐攥紧,指关节几乎泛白。

 

觉得可笑吗。

 

但这就是他们啊。

 

他们未来的走向,终究是没有什么幸福快乐可言。

 

到底,还是背道而驰了。

 

####分割线####

带土篇的番外就到这里告一段落了。

下一节开始,直到完结前,都不会有番外了。

恩,就是这样。

评论 ( 7 )
热度 ( 38 )

© 不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