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闹

请一定点开!
不必关注,萍水相逢。
主写文。且文风大多清水向。
比起小心心和小蓝手,更爱小评论:-D

火影吃鸣卡,一人萌王也,漫威站盾冬锤基,全职顶叶蓝,其他待开发。
以及,拒绝RPS。

但最近只专注于叶蓝。
不拆不逆吃叶蓝!
以及,叶攻不逆。
叶受粉还望慎入坑。

↑↑↑以上↑↑↑

【鸣卡】八至

20(下)

 

虽然被迫听了很多有关自己的糗事,但跟老友的聊天倒是让卡卡西回忆起了不少以前已经忘掉的事情。

 

在心里感叹原来自己还有如此中二的时期,也忍不住扶额觉得好笑。

 

说实话,偶尔这么回忆一下那些被忘却的小细节,倒也不失为一次美好的体验。

 

不过。卡卡西眨眨眼,这人记得可真清楚啊,明明好多他自己都忘了。

 

就这么一直聊着,等他俩意识到是不是该吃饭了,时间早已经过了饭点,回到医院时更已经是晚上。

 

“哈。”凯挠挠头,“一个不小心就扯着你聊了这么久呢,真是抱歉啊,西卡,让你错过了饭点。”

 

卡卡西摇摇头:“还好,反正我也不饿。”

 

凯是真的挺过意不去的,随手就把自己病床旁边小桌子上的水果篮递过去:“当做是赔礼吧。必须接受哦,卡卡西的儿子可不能饿着。”

 

“……”卡卡西抬眼,“我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一个真相了。”

 

凯提着果篮:“?”

 

对面的小孩语气严肃:“我就是卡卡西本人。”

 

凯:“……”

 

小孩:“骗了你一整个下午,抱歉啊。”

 

凯:“噗哈哈哈哈哈!”

 

看着这人简直要笑背过去的架势,卡卡西捏了捏眉心,叹气。

 

完全,被当成玩笑看待了呢。

 

好不容易止住笑,凯刚想说些什么,病房的门突然被一下子撞开,外面的人冒冒失失地闯进来:“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凯下意识地往四周看了看。

 

“诶。”回答的是卡卡西的儿子。苍青色的双眼弯如月牙。

 

“?!”凯瞪大眼睛。

 

听到了小孩的回应,破门而入的人像是确定了什么般瞬间松了口气,这才抬眼看向他,弯起湛蓝色的双眸,笑眯眯地打招呼:“凯老师。”

 

“……”凯还处于震惊中。

 

卡卡西戳戳那人的肩膀:“现在,相信了吧。”

 

过了十分钟。

 

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消化掉这个所谓的真相,凯瞅着眼前的银发孩童,半晌,像是泄气般扶额,语气忧伤:“鸣人,你是来找卡卡西的吧,正好,把他带走吧,我要静一静……”

 

卡卡西:“……”

 

一头雾水的鸣人:“???”

 

开了门又关上,鸣人挠挠头发,低头询问旁边的人:“卡卡西老师,凯老师怎么了?”

 

被问的人很淡定:“没事,受了点打击而已。”说完还自我肯定地点点头。

 

鸣人看着幼版某人边走路边点头的模样,忍不住笑。

 

“吶,卡卡西老师。”

 

“恩?”银发孩童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瘪瘪嘴,长臂一伸,干脆扯住小孩的衣领。

 

被这股突如其来的力道阻止了前进的脚步,卡卡西脚下一顿,有些不解地回头。

 

金发少年蹲下来,笑嘻嘻地问:“能告诉我,老师刚刚在想什么吗。”

 

卡卡西眨眼,道:“在想待会儿吃什么。”

 

鸣人一愣:“老师还没吃饭吗?”

 

小小的肩膀耸了耸,卡卡西无奈点头。

 

所以最后,是鸣人出去买了热粥回来,幼年版的某人被勒令直接回病房休息去了。

 

一勺一勺安安静静地喝着热气腾腾的白粥,半晌,像是叹气般放下勺子,卡卡西抬眼看向对面从买完粥回来之后就一直盯着他不放的人。

 

“我说,鸣人,你到底为什么一直看着我?”

 

真是,这人又不是没看过他面罩下的脸,用得着这样一直盯着么。

 

对面的人笑眯眯道:“诶,老师不用管我啦,既然饿了就快喝粥吧。”

 

“呃,问题是你这么看着,让我觉得你也很想吃啊。”

 

金发少年眨了下眼,很自然地接道:“那老师喂我吧。”

 

卡卡西:“……”

 

当然不可能真的喂了。

 

卡卡西闷闷地把粥一个人喝完了。

 

这个孩子,自从坦白对他的心意之后,在他面前还真是越来越恃宠而骄了呢,偏偏他还一点办法都没有。完全被戳中死穴,无计可施。

 

根本就是被吃得死死的嘛。

 

郁闷地把最后一点粥喝完,再将空碗丢到垃圾篓里。

 

和他乌云密布的心情截然相反的是,金发的某人倒是挺开心的,说我可是任务一完成就回来找老师了呢,结果去到病房一看,老师根本就不在。

 

“还以为老师遭到袭击了。”那人这么说着,脸上的表情似乎也有点不好意思。

 

担心过头了吧,这孩子。

 

卡卡西叹了口气:“那你怎么知道我在凯的病房里?”

 

对面的人回答得理所当然:“仙人模式啊,开启之后一下子就感知到老师的存在了呢。”

 

……还真是好用啊,仙人模式。卡卡西揉揉额角。

 

所以,没有告诉这孩子他身上有飞雷神印记,算不算他有先见之明啊,不然一天到晚他都别想一个人待着了。

 

“呐,呐,卡卡西老师。”完全不知道孩童在暗自庆幸什么,鸣人凑过来,脸上笑意明朗,“等老师出院了,我们去休假吧,纲手婆婆答应给我们补假了。”

 

呃?你确定是纲手大人主动答应的,而不是你死缠烂打得来的?

 

“好不好嘛?”

 

见他不回答,整个人都黏了上来,各种蹭来蹭去。

 

卡卡西被他蹭得哭笑不得:“这么大了,还撒娇呢,也不害臊。”

 

鸣人想了想,笑嘻嘻道:“那我们交换一下,老师跟我撒娇吧,反正老师现在也是小孩子,撒撒娇也正常。”

 

摸摸小孩的头,鸣人眼神亮晶晶的。唔,他是真的好想看啊,老师撒娇的样子。

 

卡卡西眉角一抽,接着又像是被打败一般伸手捂脸,缩成一团,整个人都散发着生无可恋的气息。

 

鸣人被眼前小白团子样的人逗笑了,捏了捏孩童露在外面的耳垂,笑道:“那么,我们就说定咯,等老师出院了就去休假。”

 

“……”都擅自帮他决定了,他还能说什么反对的话啊。

 

最后自然是无可奈何地答应下来。

 

卡卡西捂着胸口,闷闷不乐。

 

——被这孩子吃得这么死,你以后可怎么办啊,卡卡西。

 

思绪还沉浸在对未来的自我堪忧中,被子突然被掀开了,冷空气一下钻了进来,但下一秒又被温热的体温替代。

 

卡卡西愕然地扭头看向没经过他允许就已经躺在他枕头旁边的人:“你不会打算今晚要在这里留宿吧?”

 

“这有什么不好,床又不是睡不下。”

 

这么说着,鸣人伸手一捞,小小的孩童便满怀。

 

感受着怀里实实在在的温度,安心感也渐渐包裹全身。忍不住把脸埋在孩童的肩窝里,细嗅前者身上专属的清冽气息,“没有老师在身边,我根本休息不好呢,这几天出任务都没睡好觉。”

 

听到这话,原本所有想劝解的话顿时被堵了回去,卡卡西当下哑然。

 

不自觉地把怀里的人抱紧了些,鸣人闭上眼睛,把脸颊贴上孩童露在外面的后颈处:“所以,就当是为了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吧,老师,别推开我。”

 

“……”

 

噗通。噗通。

 

按住胸口的位置,卡卡西咽了咽口水。那因为对方的一句话而加快速度的心跳,让他自己都觉讶异。

 

耳畔传来的呼吸声渐渐变得均匀而绵长,身后的人显然已是睡熟。

 

怕是真的没有休息好吧,这个孩子。

 

抿了抿嘴,卡卡西轻叹一声。

 

背后体温温热,耳畔呼吸温热,心里暖意也温热。

 

温暖感在此刻如此厚实地包裹着他,让他无法忽视,也无法逃避。

 

……怎么办,卡卡西。

 

像是苦笑,又像是无奈。

 

被吃得这么死,你可怎么办。

 

####分割线####

预告一下,下一节会写带土的番外。

你们懂的,楼楼喜欢在正文里插番外。


评论 ( 14 )
热度 ( 58 )

© 不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