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完回来更《卷平冈》和《咨询所》。

【鸣卡】八至

19(下)

 

病房的门开了又关上,小樱和佐井都回去了,只有鸣人留了下来。

 

“你也回去休息吧。”

 

卡卡西看着慢慢走到他床边的人。

 

金发少年摇摇头,坐到了他的床上:“反正一个人在家也睡不着,还不如在这里陪着老师呢。”

 

“……这里可只有一张床。”还是单人床。

 

鸣人弯起眼睛:“我知道啊。”

 

动了动唇,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对面的少年突然一把掀开他的被子,一溜烟地钻了进来,长臂一伸,毫不客气地将他抱了个满怀。

 

卡卡西:“……”

 

下巴蹭蹭孩童缠着绷带的额头,鸣人满意地眯起眼睛:“你看,刚刚好吧,老师难道忘了自己现在是个小孩子了吗,根本不占地方啊。”

 

莫名觉得膝盖中了一箭的卡卡西:“……留宿可以,但请你现在先去洗个澡。”

 

戳着金发少年的额头,幼版上忍忍不住皱眉:“出完任务后,你也还没收拾自己吧。”

 

鸣人瘪瘪嘴:“老师也没收拾自己啊。”

 

抬了抬自己的胳膊,卡卡西道:“医疗班给我上药之前,已经准许我先去清洗一下了,就是你在外面等候的那段时间。”

 

这下还真的没话说了。

 

金发少年挠挠头,乖乖回家清洗去了。

 

等他好不容易收拾完自己重新回到病房时,时间显示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写着旗木的病房里灯还亮着,但呼吸声清浅绵长,显然里面的人已经睡熟了。

 

关上房门,再关上灯,鸣人轻手轻脚地来到床边。

 

幸好夜晚晴朗,月光皎洁,也幸好床的位置恰好靠窗,让他能够轻而易举地捕捉到那人轻蹙的眉头。

 

做噩梦了吗。

 

忍不住伸出手,去抚平那微微凸起的眉心。

 

老师现在的这张脸,真是不适合做这样的表情呢。

 

褪去自己的外套,再动作轻巧地钻进被窝里,旁边的人像是被打扰到了般动了动,但还好没被他的动作吵醒。

 

伸出手臂,如同以往的每一个夜晚,将小小的人抱进怀里。

 

柔软。暖和。舒适。安心。

 

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会觉得,他的老师是完完全全属于他一个人的。

 

这样安静地、乖巧地缩成一团,在他臂弯里,在他怀里。

 

黑色的面罩依然挡住了那半张脸,鸣人微微低头看着。半晌,伸手碰了碰。

 

缓缓伸出食指,贴在孩童的鼻尖位置。

 

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老师……应该不会那么凑巧在他干坏事的时候醒来吧?

 

尽管内心忐忑无比,但终究是想看这人长相的心思占了上风,动了动手指,缓缓拉下近在咫尺的面罩。

 

克制不住地。

 

想要去了解。

 

关于你的任何一切。

 

……

 

眼皮微微一动,缓缓睁开双眼,还没反应过来,一张放大的脸突然出现在面前,下一秒,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上了他的鼻尖。

 

墨色的眸子顿时愕然地瞪大。

 

鼻尖相碰,金发少年手掌贴着他的侧脸,眼里笑意温暖。

 

“别生气啊,老师。”

 

刚醒来,脑子尚不清醒的卡卡西:“?”

 

“刚刚,趁你睡着了,我把面罩拉下来了。”

 

“……”

 

鸣人叹气,道:“老师还是一直把面罩戴上吧。”

 

闻言,顿时有种被噎住的感觉。

 

怎么,是嫌他长得见不得人么。

 

少年语气似乎很担忧:“万一突然多出很多不必要的情敌怎么办,老师明明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卡卡西当下哑口无言。

 

窘也不是,羞也不是,只好尴尬地别过脸。但才转动一点点,下巴就被捏住了。

 

捧起小孩的脸,金发少年弯起眼睛:“虽然老师还没答应我,不过我一定会努力追到老师的。而在那之前,老师千万不能喜欢上别人啊。”

 

语罢,又歪歪头,纠正了一句,“不对,就算老师喜欢上别人,我也还是不会放弃的。”

 

墨色的瞳孔微微一缩,几乎是下意识的,埋下脸,缩成了一团。

 

鸣人瞅了瞅几乎把脸埋进他臂弯和枕头之间的人,笑呵呵地把人往上提了提:“把脸全部埋住,会呼吸不畅啦。”

 

闷闷地恩了一声,卡卡西觉得自己对着鸣人完全没辙。

 

拒绝的话说不出口。

 

推拒的动作也做不出。

 

只是想想这孩子可能布满失望表情的脸,就足以动摇他所有决心了。

 

卡卡西,你可真是……

 

想不出什么词来唾弃自己了,银发孩童甚是懊恼地抓抓头发。

 

思想斗争了一会儿,再纠结无比地开口:“鸣人……”

 

“恩?”面前的人似乎还挺高兴的。

 

“你……”停顿一下,又咬咬牙,“就那么喜欢我么?非我不可么?你明明知道这是不会有可能的。”

 

鸣人微微一怔,随即低笑出声。

 

“首先,回答前面两个问题,答案是肯定的。就是喜欢你,非你不可。所以老师如果想说什么劝我放弃的话还是算了吧,那只会白费口舌哦。”

 

“……”顿时无言以对。

 

“然后,关于最后一个问题。”隔着面罩掐了掐孩童带着婴儿肥的脸,鸣人眯起眼睛,嘴角带笑,“如果没有可能,那就由我来创造。老师难道忘了吗,我啊,可是会创造奇迹呢。”

 

闻言,怔愣地眨眨眼。

 

“最后,”伸手拨动孩童额前的细碎刘海,鸣人轻笑道,“这一点我必须要说明,除了卡卡西老师你,我不会再喜欢上别人了。退一万步说话,就算喜欢上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赌上全部真心,像爱你一样去爱那个人了。”

 

伸手抚上孩童毫不掩饰惊愕的眼眸,鸣人眼眸低垂。

 

因为,仅仅只是全神贯注、认认真真地去爱一个人,就已经耗尽他所有的力气了。精疲力竭的他,要如何去重新爱另一个人。

 

呆愣地看着面前的少年,卡卡西半天没回过神来。

 

伸手覆上孩童脸上的面罩,鸣人湛蓝色的眸子里眸光一闪:“老师知道,现在的我最想做什么吗?”

 

迷茫地抬眼,卡卡西摇摇头。

 

慢慢将面罩拉下来,鸣人嘴角翘起:“亲你。”

 

“!”

 

下意识地想往后退,却发现动弹不得。

 

卡卡西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正被这人抱在怀里呢,根本无处可退。

 

而对面的少年已经凑了过来,黑暗被更深的阴影笼罩,顿时瞪大眼睛地看着少年越来越近的脸。

 

下一秒,柔软的触感覆上来,却不是在唇瓣。

 

是嘴角。

 

即便如此,卡卡西也已经惊出了一身冷汗。

 

“……不会在老师没有允许的情况下,对老师做出越轨举动的啦。”

 

颇为无奈地看着怀里的人明显受到惊吓的样子,鸣人伸手碰了碰刚刚自己亲吻的地方,是一颗痣。

 

忍不住又勾笑。听小樱说过呢,长在这个位置,是叫美人痣吧。

 

难怪老师的长相,当初让同为男性的手打大叔都眼冒桃心呢。

 

心情这么起伏跌宕,卡卡西揉揉额角,有些哭笑不得:“是吗,那看来我可以暂时放心了呢。”

 

现在的他,不,应该说,即便是成人后的他,如今也不是这个孩子的对手了。要是这孩子真想做出什么事情来,就算是他也没有把握能够制止得了呢。

 

鸣人弯起眼睛,鼻尖蹭了蹭孩童的脸颊,笑得温暖。

 

“所以安心啦,老师。别对我有所防备哦。”

 

“……”不防备才怪。

 

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他现在实在是有些怕了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孩子了。

 

闷闷地把脸埋进少年的臂弯里,卡卡西在心里哀叹。

 

鸣人笑眼弯弯地看着怀里糯米团子样的人,眼里流淌着最温柔的神思。

 

我们会在一起的。

 

伸手轻抚柔软细腻的银发,湛蓝的眸里,暖意愈发浓郁。

 

一定会的。

 

……

 

「倘若我心中的山水,你眼中都看到。」

 

「我便,一步一莲花祈祷。」

 

####分割线####

 

最后两句取自刘珂矣《半壶纱》的歌词。

 

很好听的歌呢,可以推荐一下哦~

 


评论 ( 19 )
热度 ( 64 )

© 不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