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闹

请一定点开!
不必关注,萍水相逢。
主写文。且文风大多清水向。
比起小心心和小蓝手,更爱小评论:-D

火影吃鸣卡,一人萌王也,漫威站盾冬锤基,全职顶叶蓝,其他待开发。
以及,拒绝RPS。

但最近只专注于叶蓝。
不拆不逆吃叶蓝!
以及,叶攻不逆。
叶受粉还望慎入坑。

↑↑↑以上↑↑↑

【叶蓝】堕长空

注明:《天灯愿》后续!

提示:全文1.5w+,找个合适时间阅读!

着重提示!必看!

这文我码了一个晚上,写得心力交瘁。

一定要看了前面一篇再来看!不然get不到点哦!

 

    《堕长空》

    

“你也不用带那么多吃的吧?”

叶修站在身后颇为无奈地看着身边的四五个包裹。

蓝桥表示:你不懂。

叶修:“成成成,我不懂。那您赐教呗?”

蓝桥摆摆手:“我又不是你,随时随地可以来人界,难得出来一趟当然要带纪念品回去了。唉,可惜龙界就没这么多好吃的,不然我的零食也不会一直是小鱼干了。”

叶修笑道:“那要是以后有机会让你住人界了,你愿意不?”

“愿意啊,怎么不愿意。”

蓝桥笑眼弯弯。

“不过我也就想想,我一龙族怎么可能住人界。”

叶修眨了眨眼睛:“世事难料嘛,谁说得准。”

 

他们的人界之旅结束了。

算一算时间,过了四五年,也即,神界和龙界只过去了四五天。

“还有时间,真不玩了?”

叶修问这句话时,蓝桥正抱着他的小本子画人物像。

蓝桥点头,仍然专心致志地画画:“我也不能太任性了。”

毕竟当初就是偷瞒着莫凡跑出来的,虽然后来亡羊补牢地传送一封书信回龙界,莫凡也回复说好好玩吧,可他还是觉得过意不去。

连着两次都撞上同一个人。

还连着两次麻烦人家照顾自己。

蓝桥真挺过意不去的。

 

“这有什么可过意不去的。”

叶修有点不高兴了。

蓝桥睁眼看过去,嘟囔了一句:“龙界的钱在这里又不能用,我吃住穿都是你开销,当然过意不去了。”

叶修皱眉:“你跟我这么见外?”

蓝桥翻了个身,睡意朦胧道:“见外?唔,可能吧,不过你睡不睡觉了,明天可是留在人界的最后一天了,你不是说还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吗。”

“……”

叶修沉默一会儿,从床上坐起来,走到另一张床边。

他低头看着床上裹成一团的小龙,再看了看旁边空出来的一大片,想了想,躺了上去。

 

蓝桥迷迷糊糊之中便感觉到一个热源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

本能地靠过去蹭了蹭,然后腰上就是一紧。

睡意顿时消了一半,蓝桥惊得差点从床上弹起来。

叶修眼疾手快抱住他:“是我。”

蓝桥惊魂未定地扭头看,一张脸就这么放大在眼前。

“……你又不是没床,非要来跟我挤?”

蓝桥颇为无语。

叶修一本正经道:“咱们这不是快分开了吗,多交流一下感情呗。”

“一起睡个觉就能交流感情啊?”

“对我来说,可以。”

“哦,那你交流吧,我要睡了。”

蓝桥刚想翻个身,便感觉到一阵束缚,不由低头看。

“……你抱着我干嘛?”

“软乎,暖乎。”

叶修心满意足地蹭了蹭,觉得怀里满满当当的感觉真不错。

蓝桥哭笑不得:“舒服啊?”

“舒服。”

“可我不舒服。”

“唔,那你睡过来点,我抱紧实点。”

“……”

 

最后,还是叶修松了松力道,留出部分空余供小龙翻身用。

叶修低头看着怀里已经闭上眼睛的人,犹豫了一会儿,开口。

“我觉得我们可以在一起试试。”

没有回话。

叶修凑近,捏了捏小龙手感极好的脸,有点纳闷:“这就睡着了?”

怀里的小龙砸吧了下嘴。

叶修:……

睡得可真快。

 

很快,叶修便知道抱着小龙睡觉有多么不明智了。

他睡意朦胧之中就感觉到有什么湿湿软软的触感从脸上传来。

有一下,没一下。

有种被什么舔舐的感觉。

叶修睁开眼。

小龙正趴在他胸口上,脸放大在他面前。

叶修:……

看来刚刚的触感绝对是这小龙在舔他无疑了。

他伸手扯了扯小龙的衣服,哭笑不得:“梦到什么好吃的了?”

小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嘟囔了一句:“不像啊。”

叶修问:“像什么?”

小龙砸吧嘴:“烤鸡。”

叶修:……

合着下午的饭菜还没喂饱你呢。

 

第二天叶修起了个大早,连带着小龙也醒得早。

前者去洗漱,后者也满脸睡意地跟过去。

叶修洗了把脸,沾湿手帕糊到小龙脸上。

“擦擦。洗完漱完吃饭去,咱们好好出去玩一趟。”

 

而他们也确实好好玩了一趟,在这人界的最后一天。

倒不如说,这四五年里,叶修都带着小龙好好玩了一趟。

人界的新鲜玩意儿太多了。

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小龙看得口水直流目不暇接。

每回叶修都拉人:“走了走了,你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小龙每次都念念不舍。

最后是叶修叹口气:“下回来,买给你。”

小龙这才心满意足地跟着他离开。

 

最后的地方是停留在一处山顶上。

极为开阔的视野,翻滚的江潮水天相接。

大雁纷飞,在落日的余晖中留下余影。

龙界还没这么壮阔的景色。

蓝桥眼睛都看直了。

叶修侧了侧头,问:“好看吧?”

蓝桥忙不迭点头。

“我打算在这里建一处宅院,当做是在人界的家。”

轻描淡写的语气,仿佛说这话的人不是他。

蓝桥一愣,诧异地看过去:“可你不是住神界吗?”

叶修反问:“可你不是喜欢人界吗?”

“……是喜欢。”蓝桥挠挠脑袋,他没想明白这两者之间什么联系。

叶修摇摇头,脸上笑意无奈:“我也不知道能否有机会跟你一起住进来,不过房子还是要建的,虽说不是现在。”

这听起来像个承诺。

可更多的像两个人之间的约定。

蓝桥想了想,道:“我若是哪天想从龙界独立了,就来找你。”

叶修也点点头:“行啊,那我可等着了。”

 

只要你说你会来。

那他便等着。

时间他多的是,十年百年不过一眨眼。

叶修是这么想的。

这小龙此时对他的感情懵懵懂懂的,估计还没分清两种喜欢究竟有什么区别。

未来的时间还长,他记得王杰希说过摸约百年。

而一百年。

足够认清一个人的心意了。

 

叶修想了想,道:“你把你的逆鳞送予我,我也送你一个礼物吧。”

蓝桥正极目远眺,闻言便好奇地看过来:“什么?”

叶修伸手取下自己脖子上的楚和玉,伸到小龙面前。

“这块玉之于我,如同逆鳞之于你,你且好好收着,日后凭此相认了。”

蓝桥满脸惊异:“这么慎重?”

叶修点头,他把这环形的玉戴到小龙脖子上,摸了摸后者脑袋:“别弄丢了。这可是我全身上下除了你的逆鳞之外,最宝贝的东西了。”

认真郑重的模样,不似在开玩笑。

蓝桥微微一愣,下意识地握紧脖子上余温尚存的玉,郑重地点头。

“放心吧。”

 

这段待在人界的日子并不长。

可蓝桥回到龙界之后念念不忘了好久。

分别之前叶修还对他说:“好好加油把成年考核过了,等你成年我就去龙界找你。”

 

便是这人的一句话,让他开始期盼成年考核的到来。

-- - 

 

叶修回到神界时,喻文州匆匆忙忙来找他。

“你可算回来了。”

“怎么了?”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喻文州神色不明,语气沉重:“嘉世,叛乱了。”

叶修怔住,手上一松,盛满水的杯子啪嗒一声掉在地上。

碎了满地。

 

龙族如此清心寡欲的种族尚且能发生叛乱,何况是他们一直暗流涌动的神族。

叶修在任神君这么多年,不是没察觉到这些小争小打。

但他对此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实在烦心了便去人界走走,通通把事务丢给喻文州。

他不喜欢神界。

可奈何他是神君。

 

叶修摸下巴:“什么时候的事?”

喻文州叹气:“就是昨晚。”

那他们掌握消息的速度还算迅速。

“最先发现的是韩文清他们,毕竟距离嘉世最近,也看得最清楚。”

“看得最清楚?”叶修蹙眉,“什么意思?”

喻文州抿了抿嘴,道:“嘉世有人暗中与妖界和邪灵界来往。”

叶修扬眉:“没有魔界吧?”

喻文州无奈:“谁都知道魔尊叶秋是你神君叶修的双胞胎弟弟,他们若是想要打击你,恨不能直接封锁魔界的消息,怎会主动透露消息给魔界?”

这倒是。

叶修思索着。

他与叶秋虽说平日里几乎不怎么来往,不过到底血浓于水,若是叶秋知道他身处险境,定不会袖手旁观,说不定还会率领大军直接来支援神界。

不过。

“没必要把魔界牵扯进来。”

叶修揉揉额角,脸上表情难得凝重。

“神界内部问题,我们神界自己解决。”

---- - - - - - -- -

 

蓝桥醒过来了。

入眼的是苏沐橙放大的脸。

“小蓝,没事了吧?”

“沐橙姐……”蓝桥愣愣地叫了一声,“我怎么会在这里?”

苏沐橙摇头:“你训练时被铅锤砸下了悬崖,还记得吗?”

唔,好像有点印象。

难怪肩膀疼得要命。

蓝桥嘶了一声,抬手揉了揉自己肩膀。

“莫凡不在吗?”

“处理事务中,我来照看你。”

蓝桥顿感不好意思了:“我老是给你们添麻烦。”

“说什么傻话呢。”苏沐橙敲了敲小龙脑袋,“不过我有个问题要问小蓝。”

蓝桥疑惑:“什么?”

苏沐橙指了指后者脖子上的吊坠,眨了眨眼睛:“这块玉,可是叶修送予你的?”

蓝桥摸了摸那块玉,掌心温润的触感让他神情有点恍惚。

“是啊,我把逆鳞送给他,他说这是回礼。”

苏沐橙摸摸小龙脑袋,意味深长道:“那你可要好好珍惜了。”

蓝桥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

“一切都好,休息一下便可回家了。”

苏沐橙站起来,冲床上的人道。

“记得回去好好洗个澡,瞧你这身脏兮兮的,莫凡见了定会念叨了。”

蓝桥傻笑:“好。”

 

训练,难免会受伤。

而伤好了,训练便一如既往。

蓝桥有时会盯着叶修留给他的小哨子看上很久,猜想叶修此刻在干什么。

有时也会把那吊坠从胸口处拿出来看,盯着环形的玉若有所思。

如同逆鳞之于龙族的玉,对于叶修而言,想必相当重要吧。

蓝桥觉得有点恍惚。

他好像有点明白了什么。

但又好像还是懵懵懂懂。

——自己这么心心念念地盼着成年考核的到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时间过得飞快。

百年一次的龙族成年考核,终是在蓝桥企盼之下,拉开了序幕。

莫凡在他进入考核命盘时还在忧心地提醒:“切记万事小心,扛不过便退,考核每百年便有一次,可你的命只有一条。”

蓝桥胸有成竹道:“放心吧,我会通过的。”

他会通过的。

而且他必须得通过。

蓝桥紧握着脖子上的玉环,温温凉凉的触感让他心绪放松不少。

不然都找不到借口去见叶修了。

蓝桥望了望天际,深深吸了口气,冲站在外面的莫凡摆了摆手,转身踏入命盘。

银色的光芒骤然变亮,而亮光过后,少年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莫凡不语,看着那道身影逐渐消失。

 

没有人知道命盘会给出怎样的考核题目。

蓝桥在踏入之前心里也很没底。

但只要一想到自己脖子上还有个小哨子,便莫名安心了不少。

明亮的视线转瞬被一片黑暗取代。

蓝桥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想着。

可千万给我过啊。

 

莫凡在外面等得焦急。

可他也知道着急担忧也没用。

苏沐橙在一个月前便闭关了,龙界如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归他管,整天是忙得脚不沾地,所以他也不可能一直陪在命盘外面等小龙考核完成。

何况他能抽出一点时间来送送,已是相当难得。

所以,再怎么放不下心,还是得老实回本部去做事。

考核所需时间长短不定。

有的只需一个时辰。

有的则会花上两三天。

但更多的,是一个半月。

以他对自家小龙修为的了解,没个两三个月估计是出不来了。

想到这里,莫凡便摇摇头,转身回了本部。

 

两个月后。

外界传来消息。

莫凡皱眉,抬眼看向通报的人:“你说什么?”

来人正色道:“神界暴动了,嘉世挑起了战乱。”

莫凡眉头皱得更紧了:“神君呢?”

神界暴动,叶修身为神君不可能不管。

来人道:“据说被暗算,目前身处嘉世区,嘉世有人在外设下屏障,那屏障对神族有吞噬作用,神族的人就算是想救出神君也无计可施。”

“……”莫凡挥手,“退下吧。”

来人颔首退下。

 

莫凡撑着下巴。

他在思考。

是否出兵支援神界。

但未收到界面最高统治者发出的出兵邀请,他界若是擅自出兵,将会被视为入侵。

何况龙界自从上次北郡叛乱之后,一直未曾恢复元气。

死伤数量超过五分之三,何况他们龙族人数本就是六界之中最为稀少的,甚至连人界的零头都没有,一下子失掉如此多的族人,怎能不让人心疼。

外加当初流落在外的龙蛋未被全数寻回,这么多年了,龙界也未曾有家族诞下子嗣,这要是贸贸然出兵救援,怕是会将龙界也拖入水深火热之中。

……

思来想去许久,莫凡终是闭上了眼睛。

他视叶修为好友。

可如今他的肩上扛着整个龙界的未来。

让他赌上龙界来之不易的和平与安宁。

他做不到。

 

又过了一个月。

小龙踏出考核命盘,却脸色苍白地直奔本部。

“莫凡!”

连门都不敲了,直接推开门。

不在。

蓝桥咬咬牙,转身就跑。

 

“叶修?你能听到吗?”

“小蓝……”

小哨子那头传出不甚清晰的声音。

蓝桥起初还以为是环境封闭所致,可他听了一会儿,才发现是这人声音不对劲。

“叶修?叶修?你在哪?你怎么了?你声音听起来怎么那么奇怪?”

“我在……”

还是模糊不清的声音。

心里突然涌出不好的预感了,蓝桥皱眉道:“你受伤了?”

那边没回话,只是突然传出一阵咳嗽声。

蓝桥刚想开口,通讯却被一下子切断了。

事后无论他再怎么呼唤,小哨子再也没发出一点声音。

 

叶修出事了。

这是他的第一个念头。

但转念又想,那人可是神君,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出事。

他这样安慰着自己,愣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专注面前的考核。

别想多了。

别乱想。

你还有考核要完成呢。

叶修还在等着你通过成年考核呢。

蓝桥不断在在心里暗示自己,来来去去了十几次,总算是冷静了一点。

他闭了闭眼,咬着牙举起手里的剑。

没有外挂,凭他自己,照样能通过。

 

同期考核生中,他是最后一个踏出命盘的。

银色的光芒变为金色,昭示着又一条小龙通过考核。

考核官站在一边等着给他颁授成年礼,但蓝桥根本没顾,跳下命盘直奔本部。

“诶,蓝桥,等等啊……”

考核官在后面大叫。

蓝桥充耳不闻,一门心思全扑在了叶修身上,只想快点找到莫凡问清楚。

 

可本部没人。

没关系。

没人。

那便靠他自己打听清楚。

而打听的对象,自然是身处神界的喻文州了。

神界的入口他熟,但他进不去啊。

不过所幸的是他的运气一向很好。

蓝桥蹲在一边注视着外界归来的神族凝聚着法力打开神界入口。

然后想也没想,直接冲了进去。

速度快得愣是没让那个神族反应过来。

“诶?等等!你谁呀?就擅闯神界!”

蓝桥不理他,提速直奔蓝雨堂。

 

喻文州也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这条小龙居然还出现在神界。

“你来干什么?”

他眉头皱得老高了。

小龙气喘吁吁地盯着他,问:“叶修呢?”

叶修?

喻文州一愣,他打量这小龙:“你知道他是谁了?”

之前明明还叫叶秋。

小龙点头,焦急地看着他:“我用他给我的小哨子联系他,可什么回应也没有,心里老有种不好的预感,实在放心不下,就过来了。”

喻文州问:“莫凡没跟你说吗?”

蓝桥一愣:“说什么?”

他一直在考核命盘里,这几个月连莫凡面都没见着。

喻文州叹道:“神界眼下发生暴动,实在不安全,你最好回龙界去,等平定了再来玩。”

“我不是过来玩的!”

蓝桥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我来找叶修!叶修!你告诉我他在哪儿?我立马走!”

喻文州板着脸,推小龙出门:“回去,这里不安全,战场不是你这个才刚成年的小龙就能应付的。”

小龙手脚并用地抱着柱子,死皮赖脸道:“我不管!你不告诉我叶修在哪里!我就一天到晚跟着你!看你烦不烦!”

“你……”

喻文州哑然。

这小龙,什么时候跟叶修关系这么好了。

“告诉我吧,我就想见见他,见到了我就走,成不?”

小龙眼巴巴地望着他。

别说,这副像是被丢下的模样,怪可怜的。

喻文州叹气:“现在不行。乖,回家去。”

蓝桥摇头,问:“他是不是受伤了?”

喻文州微怔。

蓝桥又问:“他是不是遇到危险了?”

喻文州张了张嘴。

蓝桥沮丧道:“我就知道。”

喻文州刚想开口问你到底是如何知道的,一道声音忽然咋咋呼呼地闯进来。

“文州!文州!嘉世那边又出幺蛾子了!我觉得他们不把老叶整死不甘心啊!”

老叶?

蓝桥一下子反应过来。

是叶修!

嚯地一声,小龙朝门外奔过去。

喻文州嗓子一紧,急忙道:“少天!拦住他!”

黄少天才开门就感觉到一阵风迎面扑来,几乎是条件反射躲到一边。

他望着那道迅速消失的白色身影,好奇地转头问里面一脸生无可恋的喻文州。

“那是谁啊?”

喻文州扶额:“就是我想要你拦住的人。”

 

不过也不是完全担心。

喻文州想起嘉世外面的那道屏障。

神族中人,但凡有试图穿越的,皆被吞噬殆尽。

那小龙想必也不可能如此轻而易举就突破进去。

嘉世泱泱大军,虽说大部分镇守在屏障之外,但仍有至少一万大军是镇守在屏障之内,看守里面被关押的神君。

而且最前线还有霸图的人坐镇,两边暂时没起冲突,那小龙去了也应该没什么危险。

可想归这么想,到底还是放心不下。

喻文州起身。

“走,去趟前线。”

黄少天才刚来得及喝口水:“我们是后援,直接去没关系?”

喻文州摇头,坚定道:“怕生动乱,亲眼去看看。”

 

喻文州猜的没错。

蓝桥果然在靠近前线时就被拦了下来。

霸图的人问:“小孩你谁啊?”

蓝桥答:“我来找叶修。”

那人更诧异了:“你跟叶修什么关系?”

蓝桥想了想,从脖子里掏出那块玉,伸到那人面前:“这种关系。”

那人看见那块玉就呆了一下,上上下下打量眼前这个明显不是神族的少年,问:“你到底是谁?神君的楚和玉怎会在你身上?”

蓝桥把玉收回去,一本正经道:“你带我去见叶修不就知道答案了。”

那人笑:“行吧。来来来,跟大哥我走走,去见见我们堂主。”

 

霸图堂主。

韩文清。

那一身肃杀气息,震得蓝桥两眼发晕。

韩文清皱眉地看着被带到自己面前的人,再看向站在一边的另一人:“张佳乐,你最好解释一下。”

张新杰也诧异地看着面前的小孩:“佳乐,这小孩谁啊?”

张佳乐刚想开口,忽然想起来他还没问对方名字,不由戳了戳小少年的肩膀:“小孩,你还没告诉我你名字呢。”

蓝桥晕头晕脑道:“我叫蓝桥,是龙族的人,来神界是为了寻找叶修,我觉得他好像陷入危险了,亲自过来确认一下。”

一句话,基本交代得清清楚楚。

张新杰更好奇:“你是龙族?”

——那怎么看起来这么弱?

蓝桥点头,看着面前的三个人,纳闷地问:“你们是谁啊?”

“……”张新杰无语地看向张佳乐。

你什么都没告诉人家就把人给带来了?

张佳乐摸鼻子,这确实是他疏忽了。

不过韩文清帮着问了,尽管堂主大人显然并没有解他围的意思。

韩文清问:“你跟叶修什么关系?”

蓝桥答:“约定要在一起的关系。”

韩文清:……

蓝桥挠脑袋:“他是这么跟我说的,有什么问题吗?”

一旁的张佳乐几乎笑喷了,连连摆手:“没没没,一点问题都没有!老叶出手快啊!”

韩文清瞪了他一眼。

后者笑脸一僵,立马老实了。

张新杰扶额:“你与叶修若真是这种关系,那瞒着你也确实不该了。”

他看向张佳乐:“你带他过去吧。”

张佳乐却有些犹豫了:“没问题吗?”

副堂冲他肯定地点了点头。

张佳乐便走过去戳了戳小孩肩膀:“走吧,带你去见叶修。”

小孩眼睛顿时一亮,兴高采烈地跟上去。

 

韩文清看着那两人离开,皱了皱眉,不赞同地看向自家副堂。

“可能有危险,那小龙修为并不高。”

“我知道。”张新杰点头,“正是因为修为不高,我才觉得他没可能突破那块让我们都头疼的屏障。我希望他能知难而退。”

韩文清叹气,闭了闭眼。

这小龙是他们的意料之外。

更加意料之外的是他们神君居然在龙界有人了。

“难怪他以前老往龙界跑。”张新杰摸下巴,“我早该猜到的。”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

张新杰笑说:“那小龙,看上去挺在乎叶修的。”

 

何止是在乎。

很快他们就知道——那是连命都不要的在乎。

张佳乐惊慌失措冲过来叫他们的时候,两个人皆是一愣。

“你说什么!”

韩文清难以置信。

张佳乐语无伦次:“他他他、他进去了!”

“穿过屏障,无视吞噬,进去了!”

 

那小孩是龙族。

不是神族。

所以那道屏障原来并不能抵挡所有种族的穿越。

仅仅只是专门针对神族而设。

韩文清刷的一下站起来。

张新杰也完全没料到。

“那小龙现在呢?”

张佳乐看上去跟梦游一样:“算上我回来通知你们的时间,估计这会已经到嘉世了。”

 

这是蓝桥第一次一个人身陷险境。

以往不是莫凡护着他,便是干脆直接勒令他禁止前往危险的地方。

后来又有了叶修,和莫凡一样护着他。

所以,蓝桥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自己单枪匹马闯敌军阵营。

毫无经验,又磕磕碰碰。

理所当然的,很快就被发现了。

 

“这小孩是谁啊?”

嘉世的人皱眉。

“以前没见过啊。”

蓝桥脸色发白。

那人又走近了几步,蓝桥条件反射往后退。

小龙闭了闭眼,兀自感受自己逆鳞的所在。

通过了成年考核,他的修为已经大大增进。穿过层层阻碍,最终感应到那点亮光锁定在最北方的一端。

找到了!

烟蓝色的眸子迸发出光亮。

蓝桥差点喜极而泣。

右手慢慢凝聚着光剑,蓝桥周身气息陡然一变。

“我不想跟你们发生冲突,救了人便走,别拦我。”

那人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皱眉往后退了一步。

这小孩,不对劲。

气息太陌生了。

根本就不是神族的人。

蓝桥眼神一凌:“得罪了!”

--- - - - -

 

喻文州姗姗来迟。

两边会面,他开口的一句话便是:“可有一位少年前来过?”

张新杰和张佳乐面面相觑。

韩文清发问:“你是指,龙族少年?”

看来是遇上了。

喻文州着实松了一口气:“那他现在何处?他是龙族,没必要牵扯进我们神族的纠纷中,我得让他回龙界去。”

“他……”

张佳乐刚准备开口,张新杰便抬手制止。

霸图副堂看向眼前的人,脸色严肃:“文州,你先告诉我们那小孩到底是谁?突然冲过来就说要找叶修。”

喻文州诧异:“什么意思?”

不知为何,他心里忽然升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回答他的韩文清。

霸图的堂主指了指最前线,道:“进去了。”

喻文州瞪大眼睛:“进去了?怎么进去的?连我们都没法靠近那道屏障,那小龙修为尚浅,如何进去的?”

韩文清叹气:“我们都猜错了。”

 

是的,他们统统猜错了。

那道屏障只会吞噬神族,凡神族人员靠近皆会被吞没。

着实让人头皮发麻。

可这让人头皮发麻的效果,也仅限于针对神族。

对于其他种族而言,形同虚设。

“不然妖界和邪灵界的人如何能进得去嘉世。”

张新杰如是总结。

喻文州叹气,望向前方的嘉世所在地。

“他进去多长时间了?”

张佳乐回答:“摸约一盏茶。”

 

一盏茶。

也足够发生许多意料之外的事情了。

黄少天在过来时还问他:“文州,那少年到底是谁?”

喻文州回复:“还记得当初那条烟蓝色的小龙吗?”

黄少天一愣。

喻文州叹道:“他就是啊。”

 

那条烟蓝色的小龙。

那条刚出生时还没他手指粗的小龙。

瘦小得跟条小鱼苗一样的小龙。

黄少天咋舌。

居然长这么大了。

喻文州看向前方,沉思道:“眼下除了救出叶修,还得把小龙也一起救出来。”

是的。

他从没想过那小龙会救出叶修。

他太弱了。

喻文州想起见到小龙时所感应到的对方的修为,连他忍不住蹙眉。

明明已经通过成年考核了,为什么还如此弱。

那条小龙,真的是他见过的所有龙族里面最弱的。

黄少天却摇摇头:“那小龙敢闯进去,也许自有救出叶修的方法也说不定。”

喻文州却并没抱什么期望,只是叹道:“但愿吧。”

若真是如此。

是最好不过。

 

蓝桥这边的情况一点也不好。

喻文州是对的。

小龙的修为根本无法支撑他抵抗所有敌军。

他敌不过这一万之师。

蓝桥本以为自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可如今才发现,他还真是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

 

神族的人还没有动。

与他交战的基本是邪灵族。

攻击手段更为残忍诡谲。

蓝桥从小到大除了考核,压根没有什么实战的经历,一下子被打得措手不及。

“呵,支持不住了?”

那边的人面带嘲讽。

蓝桥咬咬牙,撑着剑靠墙站立。

“还行吧。”

他满不在乎道。

“你们是人海战术,我是单枪匹马,输了也情有可原,赢了自然是最好。”

“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

那邪灵族的人举着战矛。

“说说吧,叶修跟你是什么关系?”

蓝桥一笑:“我跟他什么关系,与你何干?”

那人摇头:“不答便算了,我也不是很想知道。不过上头的命令是擅闯者格杀勿论,你既然能通过那道屏障,想必也不是神族中人,我们也不想去招惹其他界,你何苦来淌这滩浑水?”

闻言,蓝桥也苦笑了。

是啊。

他一龙族,为什么要不远万里来淌这滩浑水。

明明现在他应该在和莫凡庆祝他通过成年考核才是。

而不是站在陌生的战场上与邪灵族的人厮杀。

这根本不是他的敌人。

龙族与邪灵族,一向是毫无交情和仇恨可言的。

那人耸耸肩:“虽然我是不愿招惹其他界的人,不过上头的命令我也不敢不从,所以,只好对不住了。”

那人说完,战矛一顿,抬手便朝他冲过来。

蓝桥一咬牙,举剑硬抗。

 

“你看起来不是魔族的。”

那人出招狠厉,却不忘跟他搭话。

“人族根本无法来到神界。”

暗针从左侧刺来,蓝桥脚下一转,险险躲过。

“那么排除神、人、魔、妖和邪灵,只剩下精灵族和龙族了。”

那人反手一掌,蓝桥堪堪躲过,冷汗刷的一下流出来。

那人摸下巴,似乎想到什么,一笑:“你是,龙族?”

蓝桥咬牙:“是又怎样?”

那人似乎更诧异了:“那你怎么这么弱?”

 

他是弱。

没有错。

蓝桥有点恼火了。

每一个见到他的人都说他明明身为龙族,为何如此弱。

他也很想知道为什么。

他自己也不否认这一点。

——他很弱。

放眼整个龙族,可能找不到比他更弱的龙了。

可是。

 

“那又怎样?”

蓝桥冷着脸,将手中的剑高高举起,脚下却是一动,迅速逼近那人。

“我弱,可我照样是龙,是六界中最强悍的种族中的一员!”

“你——!”

那人瞪大眼睛。

蓝桥扯了扯嘴角,毫不犹豫地闭眼。

一瞬间,耀眼到几乎刺目的白色光芒从他身上迸发出来。

“吼!——”

清亮悠长的龙吟响彻天际!

几乎是在同时,暗牢之中有什么东西忽然亮了一下。

叶修抬了抬眼皮想要睁开眼睛,却最终只是徒劳。

他缓缓伸手按住胸口的位置。

他感应到了。

自胸口那片逆鳞传来的灼热。

他感应到了。

 

龙吟嘹亮。

震耳欲聋。

黄少天几乎是在一瞬间弹起来,迅速跑到门外,抬头望向屏障里面。

“我的天——”

蓝雨副堂瞠目结舌。

其他人也迅速反应过来,纷纷奔向外面。

乌泱泱的人群,不管己方敌方,均是看清了那道盘旋天际的烟蓝色龙影。

迅速穿梭于万箭齐发之中,满城的乌烟瘴气都掩盖不了那一身通透莹蓝。

无视掉所有的火箭,龙直奔嘉世最北端而去。

“糟了!”

喻文州暗道不好。

能逼得龙族现出原身迎战,小蓝怕是陷入苦战了啊。

“我们得做好准备了。”

喻文州看向韩文清。

“小蓝倘若真能救出叶修,那救出之时,便是我们反攻之时!”

 

蓝桥确实陷入了苦战。

不然也不可能现出原形作战。

龙族本体庞大,几乎成了最显眼的目标,更遑论他还是莹蓝色,浅浅淡淡的与黑夜几乎成鲜明对比。

可他人身形态下,实在敌不过使用人海战术的敌人。

若不是一筹莫展,他亦不愿孤注一掷。

 

他确实弱。

可再怎么弱小如他,也有无论付出多大代价牺牲什么都想要保护的人。

他至今还没弄明白叶修之于他的意义。

可他有一点却相当清楚——

他不愿叶修有事。

一点事都不希望叶修有。

 

他想护他周全。

护他无恙。

而只要他化为龙身,那么或许就可以做到这一点。

所以,成为活靶子了,没关系。

弱小,也没关系。

他可以为那人变强。

他可以为那人变得所向披靡,以一人之力抵挡一万之师。

他年纪确实不大,可以理解的情感也尚少,但他知道他可以弄明白。

他只是需要时间——亦或是,一种刺激。

而叶修出事,毫无疑问成了那个刺激。

 

脑子里轰地一声炸开不是假的。

混乱一片惶恐至极也不是假的。

满心的担忧和着急都不是假的。

一切的一切,都不是假的。

他是真的在乎那个人。

在乎到发狂。

所以那个人一定不能有事。

不然那些答案他要告诉谁去?

 

「我与莫凡,之于你,一样吗?」

不一样。

你跟莫凡之于我,不一样。

莫凡是家人,是哥哥,是后盾。

而你是爱人,是一生,是未来。

 

「拜了堂,便是过了门,那两人便就此结为夫妇,从此白首不相离。」

我也想跟你拜堂。

我也想跟你白首不相离。

虽说我们好像不会变老。

 

「你可以直接写,从今以后的每一年,蓝桥和叶修都能在一起放天灯。」

这是我的愿望啊。

我还想跟你一起放天灯呢。

你还说过要在人界给我建房子。

说我们或许有一天可以一起住在人界。

说我们或许可以在一起试试看。

……

你问了我那么多问题。

难道不想知道答案吗?

 

“你问我的那些问题,想知道答案吗?”

耳边忽然传来这道声音。

叶修睁眼看过去,入眼是一片触目心惊。

白色的衣袍几乎被血染红。

少年脸色苍白如纸,半张脸颊全是飞溅的血迹。

但他却笑了。

眉眼全是笑意。

他说:“叶修,我找到你了。”

银色的光亮忽然一闪而过,叶修瞳孔蓦地一缩,失声道。

“躲开!”

 

背后有敌人!

蓝桥感应到了,奈何重伤状态下他根本无法迅速躲闪。

他倒是想躲开,可腿根本不听他使唤啊。

叶修反应更快,直接伸手将人拉入自己怀里,反手便是一掌。

那银光失了目标,没入身后的黑暗。

蓝桥侧了侧头,叶修低声道:“别动。”

怀里的人安静下来。

叶修皱着眉头,脸色不善地望着来人。

“神君不愧是神君。”

慢慢悠悠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来人脸上挂着嘲讽的笑。

“仙骨都被剔了,还能动用神力,果然是生而为神啊,与我等后天修炼而成的完全不同。”

叶修冷着脸没回话。

蓝桥却难以置信地抬头:“你被剔了仙骨?”

叶修没有回话,只是抱着他的手有明显的收紧。

蓝桥挣扎了一会儿想起来,叶修却牢牢锁住怀里的人,咬牙道:“别乱动!受了这么重的伤,亏你还有力气。”

“你没事吧?”怀里的人抬头看他。

叶修摇摇头:“刚被剔的时候确实痛苦,但现在已经好多了。”

“可……”

蓝桥想说什么,但叶修制止了他。

“放心,我的神力是天生的,仙骨被剔影响不了我发挥。”

撒谎。

蓝桥咬咬嘴唇。

若是没受影响,怎会被一根铁链锁在这暗牢里动弹不得。

 

叶修抬眼看过去,沉声道:“为何这么做?”

那人笑了,笑得咬牙切齿。

“你是出生起便头顶所有光环,世人敬仰你,供奉你,而你却毫不在意。你明明拥有一切,却总是玩世不恭毫不在意。”

那人伸手凝聚着红色的光芒。

叶修眼睛微微眯起。

“你轻而易举就能得到的东西,我们却得努力好久才能得到。或者说,更多时候连回报也没有。不觉得很不公平吗?”

凌厉的刀刃突然迎面袭来。

叶修一把推开怀里的人,直接抬手凝聚兵气抵挡。

蓝桥被推得滚到一边,咳了两声:“叶修!”

叶修沉声:“到我背后去。”

四面八方全是敌人,只有他的背后最安全。

但小龙没动,而是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看向他。

叶修皱眉:“你在干什么?快过来!”

小龙却摇了摇头,笑得凄凉:“你的法力,是不是大减?”

“……”叶修避而不答,“快给我过来!”

蓝桥依旧摇头,道:“实话告诉你,叶修,我受伤了,很重的伤,已经没有力气在化身为龙了;而你被剔了仙骨,法力大减,带着我这个拖油瓶,根本没办法突出重围去跟喻文州他们会和。”

掌心凝聚着金色的光,叶修缓步走到小龙跟前,背对着身后的人。

“那又怎样?”

他挡在小龙身前,语气故作轻松。

“不是还有你陪着我?”

蓝桥点头,笑说:“说的也是,我们都不是孤身一人。”

他提起了自己的剑。

叶修看了一眼,眨眼道:“生平第一次并肩作战,如何?”

蓝桥点点头,深吸一口气,郑重道:“无论如何,我会护你周全。”

叶修看向对面的敌人,也沉声道:“我亦会护你周全。”

 

其实,现在想来。

那小龙说出要护他周全这句话时,那么慎重到甚至带了点决绝的语气,他当时怎么就没听出来。

 

被剔了仙骨,叶修确实法力大减。

不然也不会连刘皓都打不过。

“堂堂神君也会有今天?”

对面的人笑容讽刺。

叶修不为所动:“背地里暗算剔人仙骨,你也只有靠用这种手段来赢我。”

“手段、过程都不重要。”

刘皓表情扭曲到近乎丧心病狂。

“我只看结果。”

而这个结果,便是他希望从此世间再无叶修此人。

蓝桥瞳孔一缩,失声叫道:“叶修!”

 

倘若有一天。

你最在乎的人濒临死亡,而你也受了重伤。

你该如何保护那个人?

 

“小小年纪怎么想这么复杂的问题?”

莫凡戳了戳他的脑袋。

彼时还是个小孩的蓝桥缠上去:“告诉我嘛,我这不是有备无患嘛。”

莫凡摇摇头:“龙族是六界之中最为强悍的一族,极少会面临你说的那种绝境。”

小孩转了转眼珠:“那要是莫凡呢?要是莫凡遇到那种情况呢?”

莫凡若有所思:“若哪天我真的不幸面临那种境况,有可能会选择最后一条路。”

“什么路?”

“牺牲自己。将自己所有的法力全数渡给那人,护他周全。”

“这,”小孩讶异道,“真的能办到?”

莫凡点点头:“不过代价是你会魂飞魄散,若是其他族,恐怕再无轮回再生的可能。”

闻言,小孩脸色发白。

莫凡瞅了瞅,道:“但幸好我们是龙族。”

听到还有回旋的余地,小孩脸色这才好了一点:“幸好?”

莫凡笑说:“我们也会灰飞烟灭,但至少不会魂飞魄散,至多魂魄散落各界,得有心人去收集重塑罢了。”

“重塑之后便能重生吗?”

“差不多吧。”

小孩若有所思。

莫凡低头看过去:“不过,我希望你永远不要遇到那种情况。”

小孩咧嘴笑:“我一直都跟你在一起,肯定不会遇到!”

不过复而又问道:“话说那到底要怎么做到?”

莫凡答:“堕魔。”

 

堕魔。

蓝桥大脑轰地一声炸开。

那是他问过莫凡的,在完全束手无策的情况下,所能走的最后一条路。

「不过,我希望你永远不要遇到那种情况。」

蓝桥望着不远处陷入苦战的人。

他看到那人手上只凝聚了兵气。

不由得心酸。

——叶修他。

难道法力大减到连成形的武器都凝聚不出来了吗。

这样下去,他们两人都会葬身在此啊。

 

不行!

蓝桥深吸一口气。

他来就是为了把叶修救出去!

这要是两个人都死在这里,那岂不是太不划算了!

不行!

绝对不行!

蓝桥想通了,神情也变得坚定起来。

莫凡说了,龙族不会魂飞魄散,只会灰飞烟灭。

这没什么。

至少不是完全死透。

若是魂魄能全部收集,他说不定还有再生的可能。

他还有再生的可能。

他还能再生!

 

念及至此,蓝桥周身气息蓦地一变。

有丝丝黑气从他身上慢慢渗透出来。

眼角开始传来灼热的触感,他有些不自在地眨了眨眼睛。

低头看着自己烟蓝色的长发逐渐变成纯黑色。

感受着温热的触感爬满整个眼角。

 

叶修确实陷入苦战了。

全盛时期的刘皓若是对上全盛时期的他,根本只有被秒杀的份。

可眼下他却不得不承认,被强行剔了仙骨,他的法力大不如前。

脚下忽然踉跄了一下,凌厉的刀锋便眨眼袭来。

叶修瞳孔一缩。

可正是这时,眼前忽然一道白影闪过,兵器交接的声音传来,那道白影硬生生地替他挨下那道刀锋。

“小蓝!”

叶修失声。

小龙突然回过头来看他。

墨色的眸子。

白皙的眼角爬满紫红色的魔纹。

叶修愣住了。

 

掌心传来温热的触感,他们十指相扣。

眼前的小龙闭上眼睛,嘴里念念有词。

凌厉的黑色罡风转瞬环绕在他们四周,形成一道道结界,彻底隔开所有的袭击。

叶修瞳孔一缩。

他知道这是什么了。

 

抽了抽手,却没抽出来。

源源不断的力量自掌心处转移到他身上,叶修呼吸都变急促了。

“停下!”

小龙不为所动,固执地抓着他的手。

“我叫你给我停下!”

叶修使劲想把手抽出来。

但小龙抓得更紧,指甲都陷进了他的血肉里,仍是不松手。

“你给我停下!”

叶修几乎大吼,挣扎得更加剧烈。

“别动……”

破碎的声音忽然传入耳里。

叶修一怔。

小龙缓缓睁开眼睛,眼眶红红地看着他,眼神几乎哀求。

“别动。”

紫红色的魔纹几乎占据他半张脸,衬得脸色更加苍白。

叶修张了张嘴,眼圈蓦地红了。

他哑着声音。

“你知不知你在做什么?”

小龙笑了,说。

“兑现诺言。”

“你是在让我负债。”

“那你就在我下辈子时还给我吧。”

小龙看上去满不在乎,仍然冲他弯起眼睛。

叶修嗓子一紧。

胸口传来的钝痛几乎让他呼吸困难。

 

你在拿命续我。

叶修痛苦地闭上眼睛。

可我不想你离开。

 

总算没乱动了。

蓝桥缓缓吐出一口气,闭上眼睛,开始专心致志渡过去自己身上所有身为龙族的法力与灵气。

他想好了。

也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

所以,无所畏惧。

 

灰飞烟灭也好,魂飞魄散也罢。

只要这人安然无恙,什么都罢。

唯一不甘心的,不过是还有些话来不及亲口告诉了。

 

他想告诉叶修很多事。

就是在今天,在此时此刻,才明白过来的一些事。

比如,原来这世上的喜欢真的分很多种。

比如,他其实并不介意他偶尔的小心眼和小谎话。

比如,他其实很喜欢他们在一起相处时,无伤大雅的玩笑和拌嘴。

比如,他其实很珍惜他们在人界的那段日子,那个小本上的最后几页画的全是他。

比如,他现在才明白,原来他喜欢他。

而且是爱一个人,甘愿付出所有的那种喜欢。

……

然而所有话语,到最后只浓缩成了四个字。

“我不后悔。”

面前的小龙眨了眨眼睛,冲他笑得露出小虎牙。

“我不后悔,叶修。”

叶修注视着近在咫尺的脸,终究是叹了口气。

 

他死死握住这个人的手,生怕一个不小心这人就会消失在眼前。

不舍。

实在不舍。

但该来的终归要来。

叶修眼睁睁地看着面前的小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灰飞烟灭,心脏狠狠颤了一下。

“我会去寻你。”

叶修紧紧地抓着那只手,眼眶红成血。

“不管花多长时间,我会寻到你。”

声音嘶哑无比。

语气却是坚定不移。

这是他立下的誓言。

小龙冲他笑,紫红色的魔纹折射出一种奇异的美。

他听到他轻轻开口,说。

“好啊。”

尾音还未消散,他的掌心便是一空。

空气中所有属于小龙的气息在眨眼之间消失得干干净净。

叶修看着空空如也的眼前,眨了眨眼睛,直到叮地一声,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地上。

他低头去看。

是楚和玉。

 

「我虽不能告诉你具体走向,不过可以告诉你一招化解之法。」

脑海中忽然响起当日命格之神对他所说的话。

叶修一愣,几乎是带着希冀地捡起那块玉。

「你的楚和玉还在吗?」

「你若真不舍,便给他戴上。」

命格之神不会说无用之话。

所以这楚和玉一定派上了什么用场。

叶修握紧手里的玉。

 

“哟,完了?”

身后传来令人讨厌的声音。

叶修眉头皱了一下,抬眼看过去。

刘皓举着刀:“居然沦落到一个小孩牺牲自己来保护你,叶修,你都不嫌丢人么。”

“怎么不嫌。”

叶修脸色平静,将玉仔细收进自己的空间里。

刘皓见状脸色一僵:“你能打开你的随身空间了?”

叶修不说话,只抬手在掌心凝聚着什么。

“他才通过成年考核,我本答应过他要陪他庆祝。”

金色的光芒在掌心凝聚成形,一把伞的形态逐渐浮现。

刘皓睁大眼睛,倒抽一口冷气。

——千机伞!

他什么时候恢复的神力!

“但是因为你的缘故,全都成了泡影。”

说到这里,叶修深吸一口气,仿佛压制住什么般,再缓缓吐出。

“不为他报仇,我不甘心。”

千机伞蓦地直指前方。

叶修盯着眼前的人。

“他可能不在乎,但我在乎。”

那双墨色的眼里酝酿翻腾着的,是毁天灭地的杀气!

 

屏障外。

一直密切关注着里面战况的喻文州率先发现异样。

“快看!”

他手指向屏障的最高点,那里正在发生动摇。渐渐的,竟然开始撕裂。

“屏障被破坏了!”

他下意识地回头看向韩文清。

后者显然也想到一块去了,冲他点了点头,转身便对张佳乐道:“传令下去,随时准备迎战!”

“是!”

张佳乐得令便跑开了。

“屏障被破坏,这么说,”黄少天扯了扯喻文州,“小龙成功了?”

喻文州没有回话。

他凝视着被破坏的屏障,心里的不安却更甚。

似乎,有什么超出掌控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妖族和邪灵族同样注意到了屏障的异动。

“怎么回事?”

“那神君逃脱了?”

“刘皓不是亲自看押吗!他人呢!”

统统骚动一片。

“在找刘皓?”

一道声音突兀地传了出来。

这边的众人纷纷错愕。

“这儿呢。”

一个身影忽然从天而降,哐当一声,狠狠砸在地面上,发出巨大声响。

众人当下一愣。

有个妖族壮着胆子看过去,顿时惊呼。

“这是刘皓!”

这句话如同掷入湖里的石块,激起千层浪!

“你是谁!”

“给我出来!”

众人纷纷举起武器,惊慌失措。

“上面呢。”

声音自头顶上方传来,众人皆是一怔,抬头看。

一身玄衣的人立于半空之中,面色平静地看着他们。

离得最近的一位邪灵族失声叫道。

“是神君!”

神君?

众人头皮当下一麻。

手里举着千机伞,叶修缓缓降落到地上,抬眼扫了一圈周围的一干外族人。

他闭了闭眼。

而再度睁开时,墨色的眸子已猩红一片!

 

“那是怎么回事?”

黄少天指着屏障内部的金色光芒。

在一堆的乌烟瘴气中,那光芒甚是显眼。

喻文州只看了一眼,瞳孔便是一缩,刚要开口,却被后方传来的声音打断:“全军听令!”

是韩文清。

屏障已经被破坏了一大半,正是冲进去的好时机。

一身肃杀之气的将军指着屏障内,寒着语气开口:“杀!”

 

至此,

神界自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战争,爆发了。

 

-------FIN------

 

 

倒数第二篇!

下一篇,前世完结!

 

评论 ( 38 )
热度 ( 203 )

© 不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