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完回来更《卷平冈》和《咨询所》。

【鸣卡】八至

15(下)

 

那本是一次A级任务,后来却升级成了S级。

 

敌人的有备而来倒是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乱了阵脚。

 

陷阱、阵法,接踵而至,应接不暇,对战途中险象环生。

 

伏击、埋伏,千奇百怪的武器和暗器,出其不意,天罗地网。

 

最后是被逼得躲在土流壁后面,卡卡西眯起眼睛,注视着周围有敌人藏身其中的茂密树林。

 

“我去把他们位置调查出来,然后发讯号给你,你趁机攻击。”

 

“不行。”提议被毫不犹豫地一口回绝,少年的语气是毫不迟疑,“不能让老师一个人去冒险。而且他们暗器如此稀奇古怪,上面搞不好还有毒,以老师现在的样子,根本很难全部躲开。”

 

卡卡西把目光转向他,皱眉:“现在我们两个被困在这里,无法行动,任务就无法完成,必须有一个人来打前手,搅乱敌人的布局。这一点,你既然身为队长,应该不会不清楚吧。”

 

“那就我来。”按住孩童的肩膀,鸣人表情难得严肃,“仙人模式下可以感知敌人的查克拉,不必老师去冒险。”

 

“……”张了张嘴,却没说出什么话来。

 

是啊。

 

这个孩子现在已经如此强大,根本就不需要他的帮忙了。自己怎么老是忘了这一点。

 

“而且,老师也说了,这一次我才是队长。”

 

头发又被揉了,卡卡西已经对此习以为常。

 

鸣人看着对面那人一派淡然的表情,似乎已经完全不介意他的动作了,忍不住笑道:“所以,老师还是待在这里吧,乖乖听我的指令就行了。”

 

而他的指令就是,没有他的允许,别出来。

 

在一旁看着就好,别出来。

 

卡卡西立马想要出言反驳,而金发少年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点点他的眉心道:“我才是队长哦。”

 

“……”瞬间哑然。

 

切换到仙人模式,释放精神力,敌人的踪迹霎时无所遁形。

 

金色的眸子微微一眯,夹杂着凛冽的杀气,扫向一个个藏匿地点。鸣人停顿一下,身形顿时消失在原地。

 

——把所有的危险都交给他一个人去面对就行了,只要老师你安全就好。

 

以前都是你来保护我,现在,轮到我保护你了。

 

我啊,已经长大了。所以,偶尔也请依赖一下我吧,别再老想着自己一个人承担了。

 

而且,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已经没有谁能够阻挡得了了。

 

……

 

除了你。

 

金色的瞳孔陡然一缩,对面银发的人已经操控着雷切迅速朝他袭过来。

 

“鸣人!!”

 

背后传来震惊的呼喊,下一秒,熟悉的孩童身影挡在他面前。

 

瞳孔微微放大,被短暂遗忘的思绪统统回复。

 

——不对!即使外形一模一样,这个人也不是卡卡西老师!

 

真正的卡卡西老师现在可是小孩子的模样!

 

成人版“卡卡西”的雷切已经近在咫尺,大脑完全来不及思考,下意识地伸手护住自己面前的孩童,又硬是在半空中调换了位置。

 

雷切险险擦过手臂,撞进后面正对着的大树。

 

千钧一发!

 

幸好飞雷神运用及时,不然整个身体都要被贯穿了。

 

“呼……还好。”鸣人松了口气。

 

大脑空白一片,卡卡西伸手抓住对方的衣领就吼:“你是傻子吗?!这么轻松就露出破绽?!仅仅是一个变身术就分神成这个样子!你……你这个笨蛋!”

 

“嘛,训话待会儿再训吧。”鸣人安抚般拍拍孩童的肩膀,“现在先把敌人解决掉。”

 

意识到自己是有点失控了,卡卡西眼睫轻颤,迅速松开手退到树上。

 

那人突然的沉默让鸣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但眼前的情况紧急显然也容不得他分神思考,只好嘱咐了一句“呆在那里别动”,便兀自投入战斗。

 

仙人模式下,金发少年战力全开,所向披靡。

 

卡卡西藏身于树干之上,眯起眼睛看向那道身影。

 

战斗游刃有余,少年已经完全成长为能够独当一面的忍者了。

 

而且,没有他在身边碍事,那孩子应该也轻松不少吧。

 

所以,也到了他该放手的时候了吧。

 

缓缓闭上眼睛,忍不住自嘲。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卡卡西。

 

……

 

“卡卡西老师?”

 

忽而一阵轻风拂过,卡卡西下意识地抬头看去。

 

金发少年弯起眼睛,指了指刚刚自己战斗的地方:“结束了哦,任务完成了。”

 

“……恩。”

 

最后是找了一间旅馆休息,当然,队长掏的钱。

 

重新收好自己的蛤蟆钱包,鸣人才不舍得让自家老师以这幅模样露宿野外呢。

 

来到房间里,才刚放下背包,身后就传来软糯的童声:“鸣人,过来,我给你包扎一下。”

 

其实不用。

 

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他看到了,老师轻蹙着的眉头。

 

肯定又在责怪自己吧。这个人。

 

清洗再消毒,白色绷带一圈又一圈地缠绕,手法熟练无比,不难想象是经过多少次的锤炼才能锻炼出来如此熟稔。

 

——难道老师以前受伤,都是自己包扎的吗?

 

念头忽然在脑海里浮现,又转瞬即逝。

 

鸣人看着沉默不语给自己包扎的人,张了张嘴,憋出一句:“卡卡西老师……”

 

对面的人抬眼看他。

 

“谢谢……”话刚说出就后悔了。

 

银发孩童只是点了点头,没说话,收拾着随身携带的医药包。

 

“那个……”

 

快说点什么吧。鸣人懊恼地抓抓脑袋,哪怕只能转移注意力一小会儿也好。

 

“鸣人。”

 

正努力想着开启话题,突然就听到那人叫自己的名字,下意识地恩了一声。

 

幼版上忍不知何时已经双腿交叠端坐在床上,眼神认真地看向他。

 

……好庄重的姿态。忍不住咽咽口水。

 

是要跟他聊些什么吗。

 

“你会飞雷神?”

 

鸣人眨眨眼,半天才反应过来,啊了一声。

 

卡卡西轻叹:“你是不是会飞雷神?”

 

不自觉地点点头,“会啊,怎么了?”

 

闻言,瞳孔微微放大。

 

即使已经亲眼见识过了,但现在被对方如此肯定地承认……下意识地覆上自己左肩的位置,卡卡西抿嘴笑起来:“是吗。”

 

「安心了吗。」

 

「安心了呢。」

 

那一日的呢喃似乎复响在耳边,心中暖意复苏。

 

……好吧,老师又在走神了。

 

鸣人瞅了瞅对面的人明显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模样,无奈一笑。

 

总是进不去呢,这个人的精神世界。

 

刚想去清洗一下自己,余光却注意到那人忽然捂住了自己的肩膀,于是本能地以为是受了什么伤,当下也不顾什么礼仪了,伸手就要掀开孩童的衣服。

 

“!”卡卡西瞬间回神,惊愕地看向忽然对自己动手动脚的人,“你干嘛?”

 

“老师才是。”鸣人皱眉,手上的动作不停,“既然受伤了怎么不说啊?”

 

谁受伤了。

 

无语地瞪眼,他甚至还来不及阻止,对面的少年已经速度飞快地扒掉了他的衣服,动作强硬地检查他的后背。

 

背脊光滑白皙一片,什么伤痕也没有。

 

“诶?”鸣人颇为意外地眨眨眼。

 

看着那人的反应,卡卡西自己也才想起来,那个印记是他13岁那年才拥有的,6岁的他身上根本什么印记都没有。

 

“嘛,没受伤就好。”鸣人重新替小孩穿上衣服。

 

停顿一会儿,卡卡西难得有些犹豫地开口:“吶,鸣人。”

 

“?”

 

“你知道,只要留下飞雷神印记,不管距离有多远,都能使用飞雷神在一瞬之内赶到印记所在的地方吗?”

 

“啊,这个我知道呢。怎么了吗?”

 

怎么了吗。

 

笨蛋。

 

意思就是……

 

眼睫轻颤,卡卡西不自觉地抚上左肩,嘴角轻翘。


####分割线####

这是明天那份,所以明天楼楼不更文咯~

周二嘛,楼楼日常满课。


评论 ( 16 )
热度 ( 51 )

© 不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