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完回来更《卷平冈》和《咨询所》。

【鸣卡】八至

15(上)

 

“辛苦了。”

 

接过鸣人递过来的卷轴,纲手同时注意到对方手臂上包扎的绷带,微微讶异地挑眉,“你居然会受伤?”

 

话音刚落,余光便敏锐地捕捉到另一旁某幼版上忍眼里一闪而过的愧疚,当下了然。

 

鸣人抓抓头发,傻笑一下:“诶,还好啦,小伤而已,老师已经帮我处理过了,现在其实都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揶揄地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孩童,纲手摇摇头:“罢了,以后小心点就是了。”

 

“是!”元气满满地回应,复而又像只大狗狗一样奔过来,湛蓝的眼眸似乎都在发光,“吶,吶,纲手婆婆,能不能休假几天啊,我想跟卡卡西老师一起去泡温泉~”然后是上蹿下跳地撒娇,各种蹭来蹭去刷存在感。

 

纲手被他扰心烦,一把将人推开:“行了,行了,答应你还不行吗。不过只有两天,再多我可不给批。而且两天之后,缺的任务可要给我乖乖补上。”

 

“知道了,知道了。”

 

笑嘻嘻地扑过去,理所当然地又被一指弹回来。金发少年捂着额头,还是笑咧了嘴。

 

……

 

回去的路上,鸣人在一旁滔滔不绝地讲着去哪家好、要带什么东西之类的,卡卡西则安静地走在他旁边,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吶,卡卡西老师。”

 

听到声音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身边的人已经不知何时挡在了他的前面。

 

眨眨眼,停下脚步,疑惑地抬头看去。

 

金发少年逆着光,投射的阴影几乎将他笼罩。

 

这孩子,以前有这么高吗……

 

鸣人瞅了瞅幼版老师怔愣的脸,叹了口气,蹲下来,视线保持平视。

 

“老师你呀,到底在乱想些什么啊,又不是老师的错。”

 

卡卡西看着他,不语。

 

鸣人抓抓头发:“唔,其实也怪我自己,没注意到是敌人的计谋,还害老师也差点跟着受伤。唉,我这个队长,当得还真是失败……”

 

失败?

 

失败什么啊,最后是你保护的我啊。

 

我才是那个拖你后腿、害你受伤的人。

 

习惯性地伸手抚上左眼,卡卡西垂下眸子——他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就是累赘一样的存在啊。

 

“老师!”

 

鸣人皱眉地看着面前的人逐渐黯淡下来的脸色。

 

——这人到底又在责怪自己什么?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以前也是,什么都不告诉他们,只让自己承受,只许自己不快乐,只准自己受伤,才会觉得是好的结果。

 

真是,他到底是把自己想得有多强大啊,铁打的身体和心脏吗?才能默不作声地承受一切痛苦。

 

“……?”对面的人似乎才收回思绪。

 

见状,鸣人叹气:“回去之前,我们先去一个地方吧。”

 

他所说的地方,是第三演练场,当初某位上忍抢铃铛大战的试验场。

 

那三个木桩依旧伫立在那里,丝毫未改变位置,只是那时小小少年才到木桩四分之三的身高,如今已经高出它不知多少。

 

卡卡西抬头看着面前的木桩,想到当初某个冒冒失失的金发小鬼被绑在上面的场景,忍不住弯起眼睛。

 

“老师也应该很久没来这里了吧。”

 

身后传来声音,卡卡西刚想点头,一双手突然从后面伸了过来,穿过他的腋下,将他整个人托了起来。

 

对方是鸣人,他自是毫无防备,一时间竟也没能反应过来躲开。苍青色的眸子顿时瞪大,下一秒便坐到了木桩顶上。

 

金发少年站在面前,笑眼弯弯地跟他对视。

 

“……”卡卡西别过脸,“下次这么做的时候,请先提醒我一声。”

 

“才不。”对面的人伸手摆弄他的头发,“我要是提前说了,老师肯定早有准备吧,肯定会速度飞快地躲开,哪里还会让我抱。”

 

“……”那还用说。

 

但、是。

 

卡卡西瞪着某人摆弄自己头发的手,颇为无语地眨眨眼。

 

头发。头发。

 

这孩子现在为什么会这么喜欢玩他的头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一点。

 

“不过说真的,老师你还是在晚上睡着之后比较不设防。”唔,睡得可熟了,抱在怀里暖烘烘软绵绵的,好舒服。

 

“……”所以你是趁我睡着之后对我做了什么吗。

 

狐疑的眼神扫过去,卡卡西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新审视一下这个暂时监护人了。

 

不过关于睡觉这一点,鸣人倒是提醒他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变成小孩子之后,他确实要比以前嗜睡很多。明明是一向浅眠的,稍微有点动静就能被惊醒的程度,如今却连鸣人调的闹钟铃声响了都没听见。

 

……是太累了吗。

 

不过,现在还不是考虑这个时候。抿了抿嘴,开口:“鸣人。”

 

“恩?”

 

“这样下去不行。”

 

鸣人一愣。

 

卡卡西看向他,眼神认真:“如果不能恢复原状,以后若是还一起出任务,我会成为你的累赘的。”

 

对面的人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当下怔住。

 

伸出双手,张开,这属于孩童的手掌稚嫩又柔软。

 

眼神有点茫然。

 

这样一双手,如何能够守护木叶,如何能够保护好同伴……

 

忽然手被握住了,熟悉的温暖感顿时包裹住他,微微讶异地抬眼。

 

金发少年眼睛微眯:“老师在说什么啊,老师才不是什么累赘呢。”

 

……你才是吧。嘴角轻扯一下。

 

说什么显而易见的谎话呢。

 

“明明是只要老师在我旁边,在我视线范围里,我才会安心,才会无所顾虑地去战斗。”

 

“!”顿时愕然地瞪大双眼。

 

“是因为有老师在啊,我才会觉得,就算是受伤了也没关系。而且老师难道忘了吗,我伤口的愈合速度本来就比别人快,所以这点擦伤根本就不需要担心,也不值得老师你愧疚。”

 

卡卡西张了张嘴,眼神怔愣。

 

轻轻把面前的银色刘海拨到一边,鸣人弯起眼睛:“而且,老师本来是想挡在我前面的,不是吗?”

 

不是吗。

 

怎么可能不是。

 

卡卡西闭上眼睛,轻声叹息。

 

分明是想去保护,最后却反过来成了被保护的那个。角色一下子转换,伤害也意想不到的发生。

 

本来……应该是他受伤的,如果这个孩子没有突然和他交换位置的话。

 

眼前的金发少年眨眨眼,冲他笑得温暖:“只要老师没受伤就好,我是这么觉得的。”

 

卡卡西微怔,半晌,双眼慢慢弯起来。

 

傻瓜。

 

什么叫我没受伤就好。

 

明明是你自己没受伤才好。

 

不过,暖意在此时如此真实地包裹着他,倒是让他没法再自怨自艾下去了——最近老是这样呢,总是陷入诡异的自我厌恶的情绪里。

 

“……不嫌弃我吗?”

 

“诶,怎么会。我相信如果哪天我们角色互换,老师肯定也会这么做的。所以,老师一定能理解我的心情的,对吧。”

 

别说得这么信誓旦旦啊。

 

卡卡西忍不住扶额,眼里的笑意却浓郁得似乎快要溢出来。

 

这个人吶。

 

该让他说些什么好。

 

评论 ( 8 )
热度 ( 51 )

© 不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