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完回来更《卷平冈》和《咨询所》。

【鸣卡】八至

番外之佐助篇(一)

 

对于宇智波佐助来说,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一共有两个。

 

一个是宇智波鼬,以最狠心的手段逼着他成长的哥哥,却也是直到最后都还在为他着想的人。

 

那个人为他所做的一切,让他对他的仇恨看起来像个巨大的笑话和讽刺。那人甚至是直到最后一刻也什么都没告诉他,连他们最后可能和好的机会都给剥夺掉。

 

吝啬得,连后悔的机会都没给他。

 

可是,他还能说什么,对着这样的一个哥哥。

 

温柔又狠心的、世界上最好的哥哥。

 

还有一个,尽管并不愿意承认,但也没办法否认。

 

旗木卡卡西。他的老师。

 

最开始那人对他的偏爱不是没有看出来,只是那时候他的心思全在复仇上,恨意蒙蔽了他的双眼,让他只能看见自己。

 

卡卡西。他从未叫过他老师。

 

“你怎么会有写轮眼?”

 

初见那人露出平常被护额盖住的左眼,熟悉无比的图案令他震惊。

 

怀疑、猜忌,相伴而行。

 

但那人什么也没说,只是冷静地让他们备战。

 

迈不过去的坎儿,疑窦丛生。

 

“找我什么事?”

 

中忍考试前,那人只给他一个人特训。

 

甚至连鸣人的比赛都没有去看,专程来给他特训。

 

雷切。千鸟。

 

明明是那人自己的绝招,却毫无保留地传授给了他。

 

“注意使用次数啊。”依旧是懒懒的语气,“超过两次,你会死哦。”

 

再后来,嫉妒和仇恨达到顶点,猩红色的写轮眼里,杀气弥漫。

 

银线仿佛有意识般缠绕着他,将他缚在树上,那人就站在他面前,脸色平静。

 

“卡卡西!放开我!”

 

杀气愈来愈浓。

 

“不这样做的话,你会好好听我把话说完吗。”

 

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

 

“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

 

露在外面的苍青色眸子淡淡地看着他。

 

“背负着仇恨,被黑暗吞噬的人,最终都是没有好下场的。佐助。”

 

那时候他是真讨厌这个人啊。

 

一脸淡然地说着那些话,那些在他看来完全无用的大道理。

 

“……你懂什么?”

 

冷笑着回望,眼里的阴翳渐渐聚拢。

 

“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你哪来的资格对我说教!”

 

“最重要的人都失去的心情你能体会吗?明明什么都不懂,就别在我面前说这些狗屁不通的大道理!那只是弱者在逃避现实!”

 

怒气直往上涌,一些话也这么不经大脑地说了出去。

 

吼声的余音还未消散,他看到对面的人缓缓抬眼,冲他弯起眼睛。

 

“嘛……关于这一点,我想我还是能体会你的。”

 

“因为对于我来说,最重要的人,已经全部死了。”

 

喉咙顿时像是吞下什么东西,干涩难受。

 

怔愣地看着那人,他在那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不知道。也没想到。真的。

 

“我们都一样呢,佐助。”

 

明明该是叹息的声音,却被他说得平静至极。

 

——所以才会对他这么关照?

 

咬咬牙,狠狠地对自己说,即便如此,他也绝不会像这个人一样到头来全部接受,连一丝反抗都不曾试过。

 

最后是遵从了自己的意愿,投奔了大蛇丸,也成了木叶的叛忍。

 

后悔吗?

 

佐助有时候也会这么问自己。

 

但其实也并不这么觉得吧。

 

只是在知晓一切真相时,震惊和绝望铺天盖地向他袭来,压得人喘不过气。

 

所以,到目前为止,他都干了些什么。

 

忍不住闭上眼睛。

 

“我?我也算是你的祖辈了,我叫宇智波斑。”

 

带着诡异橘色面具的人出现在他面前,是鼬想尽一切办法不想让他接触的人。

 

自称宇智波斑,实际上却是宇智波带土。旁敲侧击,也还是什么都没问出来。

 

直到很后的后来,他才知道,这个人和他的老师,原来有着如此深刻的羁绊。

 

几年之后,他们不期而遇。

 

而这一次,却从原本的师徒关系,变成了敌人。

 

用那人教自己的千鸟去对付他,看着那人眼里毫不掩饰的凝重和杀气,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怎么。终于下定决心要杀了他么。

 

正好。给你看看我这几年到底成长了多少。

 

自己的学生现在如此强大,你作为老师,应该感到很欣慰吧。卡卡西。

 

千鸟发出刺耳的鸣叫,带着锐不可当的气势,狠狠冲向对面的人。

 

他下手,从不留情。

 

——你没想到,会有那么一天,我会用这招来对付你们吧。

 

现在是不是已经后悔教我千鸟了?

 

卡卡西。


####分割线#####

佐助篇还未完,楼楼决定将它分开发,插在正文里。

所以,下一节,回归正文。

评论 ( 6 )
热度 ( 44 )

© 不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