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完回来更《卷平冈》和《咨询所》。

【鸣卡】八至

13

 

双手托起面前的孩子放到火影桌上,纲手从头到脚将人认认真真地检查了一遍。

 

毫无异样。不由得眉头微皱。

 

卡卡西看着火影大人的表情,当即心下了然,弯起眼睛道:“嘛,纲手大人,不用太担心啦,我身体很好的,那药没有副作用。”

 

纲手抿嘴,显然并没有被说服。

 

已经三天了。

 

五代目火影叹气般揉揉额角。要是当初没那么心急就好了。

 

不由自主地伸手摸摸柔软的银发,对面的小孩也是乖巧地任她动作。殊不知,这样的乖巧令她心里愧疚更甚。

 

“吶,卡卡西……”

 

“我知道,我知道。”弯起月牙状的眼睛冲她笑,“缺的任务会补上啦,在恢复原状后。”

 

眉头轻蹙一下。这孩子,明明知道她想说的不是这个。

 

卡卡西看着面前明显情绪不怎么好的火影大人,斟酌了一下语气,道:“其实……纲手大人,我现在这种状态也有中忍的程度啊,A级以下的任务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老是这么空闲着……”

 

耳朵毫无预兆被扯了一下,卡卡西吃痛地歪了下脑袋,脸上的表情大惑不解。

 

纲手眯起眼睛:“恢复原状之前乖乖呆在村子里就好,药丸的事我会想办法的。”

 

“……”卡卡西张张嘴,觉得有些憋屈,“我第一次接受任务的时候,也差不多是现在这个年纪啊。”

 

纲手不为所动。

 

卡卡西再接再厉:“您又不是不清楚,现在村子里的战力是前所未有的紧缺,而且任务量也并未减少分毫,既然这样,有闲置的战力为何不用……”

 

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破门声打断,伴随而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吼声:“我不同意——!”

 

辩解的声音戛然而止,卡卡西愕然地回头看,金发的少年已经不知何时出现在火影办公室里,一双湛蓝的眸子正炯炯有神地瞪着他。

 

……干什么瞪他?

 

眨眨眼,颇为无语。

 

不过话说回来,这孩子耳力可真好啊,虽然这间办公室的隔音效果本身也不怎么样。

 

“恩,看来完成任务了。”淡定地回望,纲手把目光投向紧随金发少年其后赶到的大和及佐井,“辛苦你们了。”

 

前一秒没能阻止部下极为不礼貌的举动,大和此时甚是尴尬地摸摸脑袋:“啊,纲手大人……”刚想汇报工作,却一个不小心瞥到正看向他们的某小孩,眼睛蓦地瞪大。

 

“咦?”佐井从他身后站出来,目光投向正坐在火影桌上的人,下意识地歪歪头,“卡卡西老师的孩子么?可是老师什么时候结的婚?”

 

——十分钟后。

 

听完一整段的叙述和解释,大和震惊了一秒就凑近小孩仔细地盯:“……卡卡西前辈?”

 

银发孩童弯起眼睛:“诶,天藏。”

 

“……”好吧,他相信眼前这个孩子是真的卡卡西前辈了。

 

想归这么想,但……

 

忍不住伸手捂脸,大和后脑勺挂上黑线。

 

佐井也很惊讶:“原来这就是卡卡西老师小时候的样子啊,不过老师真的是从小就戴面罩了吗?”

 

卡卡西道:“是啊,多亏了这个面罩,我的嗅觉才会被锻炼得如此灵敏呢。”

 

……还真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纲手拍拍小孩的脑袋,提醒适可而止。

 

示意收到了。卡卡西弯起月牙状的眼睛,乖乖闭上嘴巴。

 

纲手看向大和,后者干咳一声,摆正严肃的表情,开始汇报任务。

 

鸣人站在一旁,沉默地伸过手,把坐在火影桌上的人抱了下来。动作行云流水,熟练无比,仿佛已在平日里演练多次。

 

“……”张了张嘴,想说他可以自己下来的。虽然现在的腿短到让他郁闷,但也不至于完全够不到地面。

 

但是看着面前的人不知为何有些阴沉的脸色,卡卡西还是选择了闭上嘴巴。

 

鸣人这是……在生气吗?

 

聪明的脑袋一下子反应过来始末——难道是因为不想他出任务?

 

察觉到这一点,卡卡西倒是认真起来了,想着看来有必要跟这个孩子聊聊有关忍者素养和守则的事了。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找到机会开口,身旁的人已经看准大和完结汇报的一瞬间,率先开口了:“纲手婆婆,不能让卡卡西老师出任务。”末了,似乎觉得不妥,又补了一句,“起码现在还不行。”

 

此话一出,别说卡卡西了,其他三人都愣了一下。

 

眼里眸光一闪,纲手撑着下巴看向他:“理由。”

 

鸣人眼神直视:“我不允许。”

 

瞳孔微微一缩,卡卡西下意识地抬头望向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说什么?

 

纲手挑挑眉,看了一下明显处于震惊状态的幼版上忍,语气揶揄:“是吗,但卡卡西本人倒是挺希望自己能出任务的。对吧,卡卡西?”

 

被点到名的人下意识地点点头。

 

鸣人眉头一皱:“那我和老师一组。”

 

这已经是他的让步了。

 

不然……湛蓝的眸子微微一沉。

 

一旁的大和张了张嘴,只觉黑线。

 

——少年,你现任队长还在你身边你造吗?你想跳槽到前任队长那里去就不能挑他不在的时候说么?这么迫不及待想摆脱他的语气是怎样啊……

 

一心一意想当个好队长的大和莫名觉得心很塞。

 

佐井把对面几人的反应全看在眼里,摸着下巴,只觉得现在这个场景和他以往看过的某本书里描述的场景有点像,但一时间想不起来是哪本书了。

 

纲手挑眉:“我会给卡卡西安排其他的同伴。”

 

“卡卡西老师的同伴,非我不可。”

 

语气斩钉截铁,丝毫没有回旋的余地。

 

“而且,队长我来当。”

 

垂在身侧的手慢慢紧握成拳,鸣人深吸一口气。

 

——绝对,不能再让老师陷入危险了。

 

两年前的佩恩之战,那番失而复得的心情是如此复杂难忘。

 

那人在那段时间的缺席是他心上难以愈合的创口。

 

明明,好不容易……

 

联想到后来的种种,鸣人表情变为复杂。

 

知晓那人已不在的消息时,那股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失落和悲伤,即使时间已经过去两年,仍令他难以释怀。事过境迁了,却依然心有余悸。

 

难以置信。绝望。再化悲痛为怒意。再到最后的不可饶恕。

 

所有的一切,只为心中所想而战。那时的念头是如此简单执着。

 

打败他。打败袭击村子的人。

 

即使那人早已不能看到他为他所做的一切。

 

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旁的银发孩童,鸣人抿了抿嘴。

 

他是知道的。

 

这个人,如果他是队长,能笑着说出“绝对不会让同伴死在我眼前”这种话的人,一定会在遇到危险时,拼尽全力去避免自己的同伴受到伤害。

 

那最后受伤的一定会是他自己。

 

何况,这样的情况,在以前已经发生过太多次了……

 

所以,这一次!

 

直视着她的那双湛蓝色眸子,里面流露出的眼神太过坚定,让纲手有些吃惊,不由得把视线游走在孩童与少年之间,良久,询问道:“卡卡西,你觉得呢?”

 

早已回过神来的幼版旗木上忍弯起眼睛:“我倒是无所谓,只要天藏别太伤心就好。”

 

闻言,大和隐约觉得自己膝盖貌似中了一箭。

 

……卡卡西前辈,你知道你这句话简直补了一手好刀么。

 

而旁边的佐井还在撑着下巴想是哪本书。

 

纲手意味深长地冲银发孩童眨眨眼,后者颇为无辜地回望她。

 

“那就这样吧,鸣人。”

 

咦?这么轻松就允许了?

 

本来还准备好了一大段说辞的鸣人憋住一口气,吃惊地瞪大眼睛。

 

十分了解对方性格的纲手在心里叹气。

 

——要是不允许的话,这小子应该不会善罢甘休吧,还不如现在就答应他的请求。

 

这个孩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固执得要死呢。何况,放任卡卡西现在这种状态去执行任务,到底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思及至此,五代目火影神情严肃:“那么,从现在开始,卡卡西跟鸣人一组执行任务。大和,你和佐井一组。”

 

最后通牒已经发出,鸣人松了一口气。

 

成功了呢。

 

终于,心里的石头落下了。

 

……

 

开了门又关上,大和看向身边缩水成一名的队员,扶额,叹气。

 

突然,这名队员一手成拳一手成掌拍击一下,恍然大悟状:“我想起来了。”

 

大和疑惑地看着他:“你想起什么了?”

 

佐井转过头来看着他,表情认真:“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大和艰难道,“什么意思?”

 

佐井道:“大和队长难道不觉得,鸣人之前的状态跟这句诗很像吗?”

 

“……”呵。呵。

 

悲哀的是他竟找不出话来反驳,因为仔细回想一下,貌似还真是如此。

 

“现在想一想,鸣人出任务的时候,还真是常常心不在焉呢。”佐井摸着下巴,一本正经地推理,“原来是因为卡卡西老师啊。”

 

“……”少年,你知道你刚刚说出了一个不得了的秘密么?

 

屋内。

 

纲手嘴角带笑地看向面前的金发少年:“怎样,如你所愿了?”

 

不自觉地摸摸脑袋,鸣人傻笑。

 

揶揄地看了一眼旁边沉思的幼版上忍,纲手道:“那么,以后出任务,鸣人就是队长了。卡卡西,没有意见吧?”

 

卡卡西收回思绪,弯起眼睛:“没有。”

 

微微垂眸看向身旁的人,湛蓝的眸色里,暗芒一闪而过。

 


评论 ( 21 )
热度 ( 72 )

© 不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