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闹

请一定点开!
不必关注,萍水相逢。
主写文。且文风大多清水向。
比起小心心和小蓝手,更爱小评论:-D

火影吃鸣卡,一人萌王也,漫威站盾冬锤基,全职顶叶蓝,其他待开发。
以及,拒绝RPS。

但最近只专注于叶蓝。
不拆不逆吃叶蓝!
以及,叶攻不逆。
叶受粉还望慎入坑。

↑↑↑以上↑↑↑

【鸣卡】八至

09(下)

 

“嘛,把脸埋在枕头里,可是会呼吸不畅哦……”

 

略带无奈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卡卡西顿了一下,闷闷的声音从枕头下传出来:“老师,使用飞雷神是犯规。”

 

丝毫不介意小孩似真似假的抱怨,水门覆上对方的肩膀:“不是在难过带土的事了,对不对?”

 

掌心下的肩膀动了动。恩,看来猜对了。

 

水门温和地看着他:“那么,是在难过什么?”

 

卡卡西没说话,只是慢慢推开了他的手。

 

掌心的温度一下子失去,水门有些愣住。

 

把身体挪到了床边角落的位置,卡卡西缓缓坐起来:“老师……”

 

“怎么了?”直觉有点不对劲。

 

“我刚刚下了一个决定,虽然您可能会生气。”

 

“……?”

 

小孩抬头看向他:“我要解除监护关系。我要搬出去住。”

 

顿时眉头紧蹙。

 

卡卡西改坐为跪,双手放在额上,极其郑重地冲他行礼。

 

“一直以来承蒙您的照顾,对此我感激不尽。叨扰了您这么久,也到我该离开的时候了。我想明天就走,搬去上忍宿舍。”

 

“不行。”想也没想地拒绝,“监护关系不是你想解除就解除的。除非你成年了,不然我一直是你的监护人。”

 

卡卡西保持着行礼的姿势,语气固执:“离成年还有五年而已,而且我已经会照顾自己了,这一点老师是知道的,所以根本不用担心。”

 

“……”水门轻叹一声,伸手将小孩拉起来,“是出了什么事吗?”

 

卡卡西低着头,拒绝对视的姿态。

 

哪怕是撒谎,他也要离开。

 

暗暗下定决心,鼓起勇气抬头,目光却在接触到那双湛蓝的眸子时,立马败下阵来。

 

……不行啊。

 

面对老师,谎言说不出口啊。

 

看着对面的人张了张嘴,最后却什么也没说。水门叹气,直接来到小孩儿身边坐下。

 

供13岁的孩子睡觉的床铺并不大,卡卡西往里面挪了挪,算是为他腾出位置了。

 

“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有多小吗?”

 

水门温柔注视着,伸手在空中比了个长度。

 

“朔茂大人说那时候的你才三个星期大。我简直不敢相信,那个时候你真的好小,连我的一根手指都握不住。”

 

侧过耳朵,卡卡西安静地听着那并不熟悉的,属于自己的过往。

 

“真是,给什么玩什么,好吓又好哄,乖乖顺顺的,粘着朔茂大人,偏偏又在忍术方面展现出不可思议的天赋。那时候朔茂大人,我,还有自来也老师,是真的很自豪啊……”

 

唔,真是好怀念啊,当年那个软绵绵的白色糯米团子一样的小小孩。

 

“从那个时候起我就下定决心了,等你长大后,我一定要成为你的老师,照顾你,保护你。”

 

回忆像被打开闸的水,倾泄如洪。

 

初见小孩的情景清晰地浮现于脑海,恍若昨日。

 

“而现在,我正在做这件事。”

 

把手按在对方头顶,柔软的银发映着窗外的月光,温软无比。

 

“卡卡西,当你的监护人是我主动去向三代大人申请的。我想要照顾你,代替逝去的朔茂大人,看着你慢慢长大,仅此而已。”

 

注视着眼前咬着下嘴唇的小孩儿,水门语速缓慢。

 

“你可以当我是老师,也可以是兄长,甚至是父亲。这些角色我想我都可以胜任。”

 

最后抬头看向天花板,水门语气认真,“而且,这里就是你的家。我在哪儿,哪儿就是你的归宿。我就是你的家。明白了吗?”

 

没有回应。

 

水门眨眨眼,低头去看,13岁的孩子已经难过得快要哭出来了。

 

顿时手忙脚乱:“啊,卡卡西,你别哭啊……”

 

努力憋回眼泪,小孩声音哽咽:“别这样,老师,求你了……”

 

“万一哪天你也离开了,万一你也丢下我……父亲,带土,他们、他们都走了……”

 

水门摸摸孩子的头,笑道:“那我在离开之前,都会一直陪着你的。而且,不是还有琳吗,她也会一直陪着你的呀。所以,别再说要搬出去的话了,知道了吗。”

 

银发小孩使劲揉着眼睛,点点头。

 

看着渐渐回归平静的人,水门松了一口气,想了想:“既然你这么不安,那我送你一样东西吧。”

 

听闻,卡卡西抬头看他。

 

“一个印记。”

 

灼热疼痛的触感自背后传来时,卡卡西皱了皱眉,不自在地扭了扭身体。

 

“好了,这样就可以了。”水门收回手,弯起眼睛,“飞雷神印记,我把它印在你的身上,这样就算那把苦无不小心弄丢了,或者用掉之后未能及时回收,我也能使用飞雷神赶到你身边。”

 

卡卡西一愣,眨眨眼,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印记不会消失哦,会一直陪着你的。”拍拍身旁的孩子,水门眼里笑意暖暖,“这下子,可以安心了吧。”

 

……

 

安心了吗。

 

安心了呢。

 

近乎低语在耳边,卡卡西蓦地睁开双眼,目光所及的一片火光让他有些状况外地眨眨眼,但转瞬思绪统统回笼。

 

洞外的大雨还在下着,帕克在一旁照顾他。

 

“哟,醒啦。”伸出爪子摸摸他的额头,“恩,退了不少。”

 

“……辛苦了,帕克。”卡卡西有些迟疑,低头看了看自己腹部的伤口,已经被很好地处理过了呢。

 

伸手捏了捏眉心,卡卡西叹气。

 

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呢。

 

手不自觉地按上左边蝴蝶骨的位置,那里的印记就像纹身,刻在骨子里抹不掉。

 

即使为他留下这个印记的人,早已不在。

 

“查克拉恢复了吗?”

 

注意到他的动作,帕克明智地没有多说,而是选了一个不轻不重的话题。

 

兀自感受了一下,卡卡西点点头:“差不多了,明天一早我们启程回木叶。”

 

时间早就已经替他翻过那一页了,名为生命的篇章一直在继续。

 

卡卡西看向洞外,漆黑一片。

 

所以,朝着未来看吧。

 

拉了拉有些松动的面罩,墨色的眸子低垂,只剩倒映的火光在其中跳跃。

 

——就算那是自己为数不多的还算温暖的回忆,也不可以一直沉迷啊。卡卡西。

 

这样在心里暗示着自己。

 

现实里有那么多人需要着你呢。

 

不可以只想着自己呀。

 

何况,已经忍了那么久了,不介意再多个几十年吧。

 

####分割线####

这是接前面的下篇,卡卡西回忆的最后一点。

下一篇,鸣人上线。

之后就是专写鸣卡了哦~

小心被糖到~

评论 ( 11 )
热度 ( 79 )

© 不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