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完回来更《卷平冈》和《咨询所》。

【盾冬】Delusion(一发完)

题外话:

1.一歌一故事。建议配套食用《我好想你》BY苏打绿

2.人物来自《美国队长》和《复仇者联盟》,此为衍生作品,不承接任何一部电影。

3.微虐。

4.盾冬only

5.就是想写这个感觉,但我感觉我还没完全写出来。

6.以下正文。

 

一歌一故事

《我好想你》(I Miss You So

 

亲身经历过战争的人,或多或少都会得PTSD。

Sam以为自己已经懂得足够多而有能力去帮助别人走出困境时,他的队长,Steve Rogers,美国国家精神的象征,却让他多年建立起来的对自己能力的自信开始动摇。

 

“什么?”Steve摇摇头,“不,不,我没事,Sam你为什么老觉得我有事?”

Sam指了指餐桌上的两个盘子:“你准备了两个人的早餐,而据我所知你是独居。”

Steve足足愣了三秒,三秒之后,他面色平静地把锅里的太阳蛋装进其中一个盘子里,询问道:“你吃过了吗?要不要一起?”

“吃过了。”Sam表情很复杂,“Cap,局长让我们一个小时后集合,我只是被嘱咐来通知你。”

 

神盾局总部。

Fury给复仇者们下达了新的任务,地点在英国伦敦。

“伦敦?”Clint举举手,“我可以毛遂自荐。”他想顺便去看看Selvig博士

Fury点点头:“本来也打算让你去,你和队长一起行动。”

“只有他们两个人吗?”Natasha询问。

“只有他们两个人。”Fury停顿了一下,“其他人我有另外的任务布置。”

会议结束后,Sam偷偷挪到Bruce旁边:“博士,我有事情想告诉你。”

Bruce停下脚步,温和地看过去:“什么事?”

Sam把今天早上的发现事无巨细地转述给了博士,Bruce听后有些皱眉:“真的?”

Sam点头:“千真万确。”

Bruce合上文件,表情有些凝重:“也许我们该和队长好好谈谈了,等他这次任务回来之后。”

 

昆式上。

“Cap?”

Steve回过神来,温和地询问:“怎么了?”

“……”Clint的表情看上去很纠结,他很想说应该是你怎么了,他发誓他刚刚清楚地看到Cap在系安全带时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

“Clint?”湛蓝的眸子透露一丝询问。

Clint甩甩头,赶紧把自己的想法甩干净:“没什么,我们要起飞了。”

 

这本是一次简单的任务,稀松又平常地铲除坏人、保卫世界的任务。

只是在前线奋力击杀敌人时,Steve太过投入以至于暴露了一个致命的空隙,敌人立马抓住了这次渺小的机会狠狠地予以了反击。

糟糕!Steve暗自懊恼。

嗖!

耳边忽然传来几道破空声,他还未反应过来,原本偷袭他的人转瞬已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倒在地上。

一箭毙命。

Steve愣了一下,抬眼看过去,Clint正举着弓冲着他的方向。

恍惚之间,他仿佛看到某个棕发绿眼的人正趴在草丛里,眯着眼睛透过十字准星精准地瞄准他身边的敌人,为他排除万难建立后盾。

那一瞬间,他几乎要把这两个人重叠了。

“Cap!”Clint又惊又急地冲他跑过来。

随着这一声喊叫,思绪统统回笼。

Steve眨眨眼,棕发绿眼的人消失了,入眼的是Clint略带担忧的表情。

“……我没事。”他停顿了一下,拍了拍Clint的肩膀,“多谢了,Clint。”说完便朝前走去。

Clint一愣,若有所思地注视着队长渐渐离开的背影。

 

他没能去见Selvig博士。任务一完成,他们便踏上了回程。

例行完成了报告,Clint和Steve在办公室门口分别,后者选择回家,前者则急匆匆地往Stark大厦赶。

他有急事要和复仇者们商量,结果一推门,整栋大厦里只有Tony和Bruce在。

“其他人呢?”他问。

“如果你是说Natasha他们的话,”Tony慢吞吞地品尝了一杯咖啡,“他们都还在任务中,至少明天才能回来。”

Clint噎了好一会:“那好吧,告诉你们也一样。”

“你想告诉我们什么?”Bruce有些好奇,“不过你不是和队长去出任务了吗?已经完成了?”

“才刚回来。”Clint看上去很心累,“告诉你们一个消息,尽管我很不确定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说来听听。”Tony很有兴趣。

Clint:“我觉得队长可能有PTSD。”

“队长也是经历过二战的人。”Tony实事求是。

“不,我是指……”Clint似乎有点不知带该怎么说才够准确,“也许队长需要休息一下了,他都连续出好几次任务了。”

Bruce若有所思地问:“你注意到队长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想起了不久前Sam跟他说的事。

Clint相当认真地点头:“或许我们现在可以去队长家里看看他。”

 

“今晚你想吃什么?”Steve拿着铲子询问坐在客厅里的人。

“三明治就够了。”坐在沙发上翻相册的人答道,“重点是在那之后的甜点,我想吃布丁和巧克力,可以吗?”

“只能选一个,晚上不能吃太多甜食。”

“那好吧,我选布丁,一个也够了,我不贪心的。”沙发上的人笑了,露出两个可爱的虎牙,绿色的眸子里亮晶晶地看着他,“不过我得说,Steve,你的厨艺比起以前来真是进步太多了。”

Steve忍住想凑过去摸对方脑袋的冲动,笑道:“还不是拜你挑剔的口味所赐。”他把两份三明治端上餐桌,冲那人喊道,“Bucky,过来吃饭了。”

“我们可以看电影。”Bucky仔细地计划着晚餐之后的活动,“你的小笔记本上列了好多电影名称呢,我们可以慢慢补回来。”

“都听你的。”Steve把牛奶递过去,看着对方像小猫一样抿了一口又嫌弃地推开。

“没味道。”

“纯的,当然没味道。”Steve又把牛奶推回去,“你需要补充营养,Bucky,这件事情上没得商量。”

对面的人瘪了下嘴,水汪汪的眸子眨也不眨地盯着他:“那至少放点糖?”

“……”被这样一双眼睛注视着,Steve只觉得一瞬间呼吸困难了不少,最后还是抹了抹脸,“呃,好吧,一点点。”

 

晚餐后是电影时间。

Bucky抱着布丁就窝在了沙发上,专心致志地看着Steve点开他选的电影。

他往旁边挪了挪,Steve顺势就坐到了他身边。

电影不如想象中那么有趣,Bucky看到一半就有点昏昏欲睡了,空了的布丁杯被随手放在了茶几上,Steve起身把它丢进了垃圾篓里。

“唔,选错电影了。”Bucky迷迷糊糊的声音传了过来。

Steve凑过去揉揉对方的脑袋:“困了就去睡吧。”

Bucky先是把他的手打开,然后又打了个呵欠,揉了揉眼睛:“好像有人来找你了。”

“恩?”Steve下意识地看了眼门的方向,他没有听到任何敲门声。

Bucky摇摇晃晃地站起来,Steve赶紧扶住他:“Bucky,要不你先去睡觉?”

“不,我得陪着你。”Bucky努力睁开眼睛,试图找回一点清醒。

“可你看上去困极了。”Steve安抚地拍拍他的肩膀,“我就在家里,哪儿也不去,而且已经到了你平时睡觉的时间了。”

“……好吧。”Bucky抓抓蓬松的短发,慢吞吞地朝浴室挪去。

Steve看着他安全进去浴室,中途没有磕到碰到才松了口气,与此同时,客厅的门铃响起来了。

 

“你真的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Bruce按响了门铃,但语气仍然有些不确定,“现在不早了,也许队长已经休息了。”

Tony指了指窗户透出的灯光:“明显还没有。”

Clint摆摆手:“我们也是担心队长,就算吵到了休息,队长也会理解的。”

仿佛是为了印证这句话,下一秒,大门被从里面打开了。

穿着居家服的美国队长正在大门口,眼神诧异地看着他们仨。

“呃,嗨。”Tony最先反应过来,“晚上好,队长。”

“晚上好。”Steve回应道,“你们是有事找我?”

Clint有点紧张地看了眼四周,问:“我们能进去说吗?”

Steve犹豫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那片刻的犹豫没有逃过对面三人的眼睛,Bruce摸了摸下巴,而Clint和Tony对视了一眼。

“家里有点乱,我刚刚在看电影,还没来及收拾。”Steve随手捡起地上的抱枕放归原位,再把餐桌上的空盘子收拾干净。

Clint从进门起就开始四处打量,Bruce更在意队长本人的动作,而Tony却在一瞬间发现了什么:“两份晚饭?”钢铁侠语气揶揄,“队长是在跟某人烛光晚餐吗?”

Steve哭笑不得:“抱歉?”

Clint显然也注意到了:“真的是两份餐盘,队长,原来在我们之前你还有客人?”

“没有。”Steve语气很平静,“出完任务就一直没吃东西,有点饿,所以做了两份。”

好吧,他们三个勉强算是接受这个理由了。

绕了一圈,又聊了一会儿,三个人基本一无所获。

“所以你们到底有什么事?”Steve忍不住出声询问,“这么晚了,你们该不会只是想来问问我近期的身体情况吧?”

——是的,过去的一个小时里他们都在聊这个话题。

“身体没事自然最好。”Bruce做总结发言,“不过队长说得对,现在很晚了。”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另外两人。

于是三个人都起身准备离开,直到把人送走关上门,Steve还有点摸不着头脑这三个人的用意。

送走了人,Steve把卧室的门锁扭开,抬眼便看到床上鼓鼓囊囊的一团,心里某个地方刹那变得柔软。

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甚至为了不吵醒对方而选择坐到地上,就着这样的姿势,他安静地注视着床上的人裹在薄薄的被子里浅浅地呼吸。

——他们察觉到了什么吧?

Steve伸出手指,用指腹慢慢地婆娑着床上的人的眉间,如同轻抚稀世珍宝般。

——随他们去吧。

他拿起一旁的画板和铅笔,开始了今晚的勾勒。

 

第二天.

Natasha和Sam回来了。

Tony正端着杯咖啡和博士理论:“真的,我注意到了。”他们还在为昨晚的拜访争论,“卧室的门紧锁着,队长明显不希望我们进入卧室。”

“卧室是私人领域,队长不想我们进去很正常。”Bruce很平静。虽说如此,但他心里又何尝不感到一丝疑惑。

昨晚的队长是有些不正常。但具体不正常在哪里,他又说不出来。

“但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Tony嘟囔了一句,紧皱着眉头。

“怎么了?”Sam夸张地叫了一声,“每个人表情都这么严肃,你们俩在吵架?”他看向Tony和Bruce。

真难得啊,这两个人居然吵架了。

“怎么可能。”Tony一眼扫过去。

Clint最靠谱,他已经开始向这两个人吐露自己的发现了,谁知Sam突然瞪大眼睛:“真的?你也这么觉得吧?”

“也?”Natasha重复了一遍。

Sam松了口气:“原来不止我一个人这么想,这我就安心了。”

“喂喂,”Tony走过来加入对话,“所以你们一早就觉得了?尤其是你,Sam?”

“我这么觉得好久了。”Sam耸耸肩,“但队长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我就一直没说。”

“PTSD,”Natasha挑挑眉,“很像,不是吗?”

“是很像。”Bruce开口道,“我建议队长应该做个检查。”

 

他们把想法告诉给了Fury,局长越听越皱眉,最后一个电话就把队长从家里召来了神盾局大厦。

“检查?”Steve看上去惊讶极了,“可我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

“不是检查身体。”Fury纠正他,“是精神。”

这方面,就需要Wanda帮忙了。

小女巫在明白事情始末后郑重地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询问:“准备好了吗,队长?”

Steve躺在躺椅上,冲她点了点头。而玻璃窗的后面,Fury和一干复仇者们都严阵以待。

手指停留在太阳穴附近,Wanda闭上了眼睛。

五分钟后,一声惊呼突然从里面传了出来。

“……我的天。”

Wanda不可置信地睁开眼,下意识地看向玻璃窗后面。

Fury在她看过来的一瞬间便皱紧了眉头,复仇者们也面面相觑,显然不清楚Wanda究竟在队长脑子里都看到了什么。

 

“幻觉。”

Wanda靠着沙发,把手捂在脸上,看上去濒临绝望。

“多到数不清的幻觉,跟记忆交杂在一起,全是关于巴恩斯中士的,队长整日整夜跟那些幻觉作伴,甚至将它当成了现实。Oh god!”她指缝里全是泪痕。

Natasha赶紧把手帕递过去,细声安慰:“别着急,Wanda,慢慢说。”

“不,这不是我的眼泪。”Wanda看上去快要崩溃了,“真的,不是我的,我只是止不住,那感觉太绝望了……oh,真是原谅我形容不出来。小时候就知道巴恩斯中士对队长来说是很重要的伙伴,但我没想他的死对队长的打击会这么大。”

“整日和幻觉作伴?”Tony还沉浸在上一句话里,震惊地重复了一遍。

“而且还都是关于巴恩斯中士?”Clint看起来也有些无法接受。

“是的。”Wanda把手帕捏在手里,努力平复心情,但仍然有些摇摇欲坠,“我其实看不见巴恩斯中士,但队长对着空气的言语、表情和动作都太自然了,自然到仿佛那里真的站了一个人。饭做两份,餐具放两套,卧室整理两间……太多了。”

“那你怎么知道是巴恩斯中士?”Bruce仔细询问着,“你说你看不见的。”

“是队长的画。”Wanda似乎有些疲惫,“那张素描画,跟我在美国队长博物馆里见到的那段巴恩斯中士的影像一模一样。”

 

Steve从床上醒来。

复仇者们在他床边围成一圈。

“……怎么了?”他干巴巴地询问,“所以我的精神是出了点问题?”不然这么大阵仗是干嘛。

“大问题。”Natasha平静地望着他,“你瞒着我们多久了,Cap?”

“什么?”Steve明显没搞明白,“我瞒你们什么了?”

“Wanda都告诉我们了。”接话的是Sam,黑色的眼睛正担忧地注视着他。

“告诉你们?”Steve皱了皱眉。不知为何,他觉得隐隐约约有什么东西正在消失,但是他抓不住,他无法挽回,他甚至不知道将要消失的东西是什么。

“Wanda呢?”他环视了一周,没有看到那位小女巫。

“休息去了。”Tony叹气,“窥探你的记忆耗了她不少力量。”

Steve起身开始穿衣服:“没什么事了我就先回去了,家里还有……”说到这里,他顿住了。

“还有人在等着你?”Natasha抬眼看他,抿嘴从座位上站起来,“多久了?你和‘他’住在一起多久了?”

Steve眼神一下子变得锐利了,他扫了一圈围着他的复仇者们:“你们都知道了?”

“Cap!”Clint难以置信,“所以是真的?你真的出现幻觉了?”

“我没有!”Steve向后退了一步,他甚至下意识地摆出了攻击的姿势,“他本来就没有死,哪里来的幻觉?”

“可你亲眼看着他掉了下去。”Tony冷静地补充,“如果我们从小接触的历史书没有出错的话。”

“他现在根本不在你身边。”Sam实在看不下去了,要不是眼前的人姿势太过防备,他简直想冲上去摇醒这个人,“他从头到尾都没有在你身边,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幻觉,队长,你好好想清楚……”

“他在的!”

近乎狂躁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Sam一噎,顿时什么都卡在了喉咙里。

气氛陡然跌至沉默。

三秒之后,Steve像是放弃了所有防备,慢慢伸手捂住自己的脸。

“拜托。”

他说,声音低沉喑哑。

“这是个梦,我知道。”

“但是求你们,别让我醒过来。”

 

他知道。

他当然知道。

夜里又一次失眠醒来去厨房找水喝,抬眼的一瞬间就见穿着当年咆哮突击队制服的人站在他面前,笑意盈盈地冲他挥手。

“Steve。”

那个人冲他笑得露出两颗虎牙。

“好久不见。”

笑容如记忆中一样明媚。

啪嗒一声,是手里装满水的玻璃杯落到地上,碎成一地玻璃渣。

就这样让他沉浸在这梦境里吧。他想着,紧紧抱着失而复得的人,几乎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好久不见了,Bucky。”

就这样沉浸吧。

连带着他的过去、记忆,统统都沉浸在这梦境里吧。

只有他自己知道,在这七十年后的陌生世界里,他有多想念这个人。

 

“所以,你其实一直都知道?”

Sam干巴巴地询问,Natasha走过来递给队长一杯水。

Steve道了声谢,接过水之后却没有喝,而是放到了面前的桌子上。

他点了点头,有些疲惫地闭上眼睛:“我知道他不是真的,我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幻觉,但我能够触碰到他,他的一切都那么真实……”

他说到这里,像是难以承受般捏了捏眉心。

“可是,这就够了。哪怕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你们说的没错,我亲眼看着他掉下去,就在我眼前掉下悬崖——老天,我当初找到他的时候他正被绑在实验台上,我是有多傻才会相信他真的一点事都没有,我甚至、甚至还邀请他加入咆哮突击队,在他没有接受任何进一步身体检查的情况下,我甚至……还让他跟我一起接受那么危险的任务……”

他有点语无伦次地说着。

Bruce安抚般拍拍他的肩膀。

Steve突然愣了一下,蓝色的眼睛里空白了好一阵,这个过程里其他人都不安地看着他。

“我得回去了。”Steve毫无预兆地站了起来,把外套往身上套,“现在很晚了,我得回去了,抱歉,我必须要回去了。”

没人阻拦他。

也没人敢阻拦他。

队长走后,屋内安静了两秒钟,Tony站了起来。

“你去哪儿?”Bruce叫住他。

“叫醒他。”Tony语气强硬,“否则梦醒之后他会更痛苦。”他步子已经开始移动,手已经握上门把。

“等等!”Clint喊道,“Tony你先别急,我们当然都想队长恢复正常,但现在明显不是时候。”

“Clint说得对。”接话的是Natasha,“何况队长自己本来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幻觉,他自己不愿醒来,没人能叫醒他。”

“不过,说真的,”Sam干巴巴道,“你们就不好奇他们俩之间的关系吗?”

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凝聚到他身上。

Sam咽了咽口水:“正常的兄弟朋友之情是这样吗?”

一句话点醒所有梦中人。

“oh Jesus!”Tony捂脸崩溃状。

其他人显然都愣了。

“所以,”Sam艰难道,“这份感情迟到太久了吧?”

 

Steve回到了家里。

Bucky已经醒过来了,抱着牛奶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你去哪儿了?”那个人回头看向他,表情不知怎么的有些委屈。

看到这个人,Steve原本有些躁动的心情几乎立马被安抚了。

他走过去,把那杯牛奶从那人手里抽了出来:“办了些事情,不过现在已经完成了。”

Bucky歪着脑袋看他。

Steve看着他,鼻子忽然就酸了。

“Bucky?”

“恩?”

“你会一直陪着我吗?”

“会啊,不过你怎么了?”

“没什么。”他吸了吸鼻子,“有人今天告诉我你会离开我。”

“那他一定是在逗你玩。”Bucky笑了,摇头晃脑地说,“不是很早以前就跟你讲了吗,我会陪你到最后。”

“我会陪你到最后。”Steve同他一起说出来。

Bucky一愣,两人相视一笑。

 

……太真实了。

Steve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怀里Bucky靠在他胸膛上的脑袋,后者正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吃着零食。

一切都太真实了。

他下意识地握紧拳头。

可是内心却有一道声音在不断提醒着他:假的,都是假的。他早已不在你身边了。

一切全都是你的幻觉。

全是幻觉。

证据就是,第二天早上他在沙发上醒来时,怀里没有任何人。

臂弯里空荡荡的,连带着心里也跟着空荡荡。

“Bucky?”

他叫了一声,然而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Bucky?”

还是没有回应。

他开始慌了。

“Bucky!”

他找遍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没有任何收获。

他濒临崩溃。

“你昨天才说过会一直陪着我的。”他失魂落魄般喃喃道。

“Steve!”耳边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天呐!”

他看到Bucky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紧张兮兮地望着他。

“我的天,我只是想吓你一下,你怎么反应这么大?”

“Bucky……”

Steve看着他,忽然就哭了。

他抱着他,哽咽得像个孩子。

“抱歉,抱歉,我下次不会这么做了。”Bucky手忙脚乱地安慰着,语气有点好笑又有点无奈。

“别再突然消失了。”哪怕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

“好,好,我不会了,老天,你吓到我了。”

“我是说真的,别再消失了……”

他抱紧这个人。

不然我就真的找不回你了。

 

他不知道靠着麻痹自己的神经持续的这些幻象会维持多久,但至少在这一切消失之前,让他多体会一些温暖吧。

思绪盘旋在脑海内,情绪翻腾在胸腔内,Steve却只觉得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

就让他沉浸下去吧。

他只希望这是个不会醒来的梦。

 

 

评论 ( 11 )
热度 ( 54 )
  1. 暖风不闹 转载了此文字

© 不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