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完回来更《卷平冈》和《咨询所》。

【鸣卡】十二至 16(上)

16(上)

 

木叶病院。

 

搬了把椅子坐到病床边,卡卡西撑着下巴看向对面的人:“现在,跟我详细讲讲你在月之国的遭遇。”

 

大和先是看了一眼前辈身后宛如门神站立的人,然后才回过神来般讷讷道:“原来前辈要去月之国执行任务的事是真的啊。”

 

卡卡西不置可否,招手让身后的佐助坐到一边。

 

大和叹了口气,道:“是我太弱了,敌人极度擅长封印术和幻术,接二连三的攻击让我完全应付不过来。”

 

卡卡西问:“知道对方的身份吗?”

 

大和摇摇头:“全都戴着树叶图案的面具,叫名字也是用代号,一身统一的黑色装束从头包裹到脚,比我们暗部的服装严实多了,几乎没有一点皮肤暴露在空气里。”

 

“武器呢?”问这句话的人是佐助,“这些都是外貌特征,他们用的武器是什么?”

 

大和道:“是银针,跟雾隐村暗部用的武器*(*注:详情可参考再不斩那集)差不多。”

 

佐助皱眉:“但小樱并没有在你身上发现什么针孔状的伤口。”

 

大和揉揉头发:“这就是我想重点告诉你们的地方,那银针刺进身体的一瞬间就会消失,然后被刺的地方会完全麻痹,五秒之内无法使力。”

 

佐助了然。原来是用毒。

 

卡卡西眉头微蹙:“这件事你跟小樱说过吗?”

 

大和挠挠脸颊:“还没,我这不是才醒来吗,连小樱的面都没见着呢。”

 

卡卡西很是理解地点头:“那我来跟她说吧,虽然不知道还能不能从你身体里提取出毒品样本来,但至少试一下,成功的话也能随身配备解毒剂了。”

 

大和点点头应下来,继续说:“除了这些,还有关于那边地理位置和风土人情的情报。”

 

佐助不以为意:“这些情报木叶的备案里都有,需要你特意再说明一遍?”

 

并没有被这态度影响,大和语气很平静:“我之前也这么认为,但去到那边后才发现,关于月之国的这些客观事实木叶备案里倒是没有出错,问题是有关不夜城的那些。”

 

卡卡西微怔:“不夜城?”

 

似乎是想到什么,大和神情有点不可名状:“木叶备案里最新一次的记载是不夜城是条商业街,但近年却已经演变成一个以性|服务为主、游走于月之国法律之外的地方,说它是国中之国都不足为过。”

 

佐助道:“这一点我已经跟他们讲过了。”

 

“啊?”大和吃惊,“你怎么知道这些事?”

 

佐助很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旁边的卡卡西咳了一声:“佐助之前有游历到月之国,对那边的风土人情有点了解。”

 

“这样啊,那我就没什么情报可以提供给你们了。”大和摸摸脑袋,“说来惭愧,这次的行动几乎是无疾而终。”

 

……

 

 

从大和那里得到的情报着实没多少,卡卡西在去找小樱的路上还在思索,跟在一旁的佐助便道:“想那么多干嘛,又不是没有执行过类似的任务,情报稀少又怎样。”

 

卡卡西摇了摇头:“我不是担心任务,只是在意大和说的那些戴树叶面具的人,听起来很像暗部一样的存在。”

 

佐助指了指自己:“你旁边就是个货真价实的暗部,到时候可以做个对比。”

 

卡卡西扑哧一笑,拍拍前部下的肩膀:“第一次发现你还挺有幽默细胞的。”

 

佐助额上蹦出一个叉叉:“你最近说话真的很欠。”

 

卡卡西笑意盈盈:“你最近也一样不讨喜。”

 

佐助:“……”

 

佐助:“我是认真的,你最近说话真的很欠。”

 

卡卡西举双手:“我的过,别跟鸣人打起来。”

 

佐助:“……”

 

卡卡西笑道:“你别看鸣人现在在火影楼里处理公务,我打赌他绝对有闲来没事玩水晶球。你知道的吧,那玩意可以看到任何你想看到的东西。”

 

佐助简直无语:“他对你还真是上心。”

 

卡卡西挠挠头,然后忽然想到什么般愣了一下。佐助也仿佛也想到什么,默默扭头注视着他。

 

卡卡西:“……说起来,我们为什么不找鸣人借水晶球看看不夜城?”

 

佐助显然跟他想到一块去了,当下点头。

 

打定主意了,卡卡西干脆道:“叫上小樱一起,我们去一趟火影楼。”

 

于是两人又赶到小樱所在的医疗实验室,刚打开的一瞬间,正巧撞见后者把特制的丸子装进布袋子里。看到风尘仆仆的两个人,小樱有点讶异:“你们不是去问大和队长关于不夜城的事吗?这么快就问完了?”

 

“大和知道的情报也不多。”卡卡西解释道,“先别说这个,我们去一趟火影楼。”

 

小樱也没多问,直接把布袋子收好放进背包里,倒是佐助问了一句:“你装那么多丸子干什么?”

 

小樱:“这可不是普通的丸子,是我专门为这次行动而准备的。”

 

“还以为是兵粮丸之类的。”卡卡西笑道,“现在听上去倒像是别有用意。”

 

小樱眨眨眼,意味深长道:“兵粮丸自然也准备了,但这些是另外的成品,到时候你们就知道能派上什么用场了。”

 

“哦,还有,”卡卡西没忘记那些银针的事,“大和说他之前有中毒,不知你现在还能不能从他身体里提取出毒品样本。”

 

“中毒?”小樱愣了一下,“可我之前完全没检测出什么中毒反应。”

 

卡卡西摇头道:“这些大和在那之后会详细跟你讲,总之你试试能不能提取出样本,能做个解毒剂什么的也好有备无患。”

 

 

这边的事情解决了,但他们想借水晶球的计划落空了,因为鸣人的一句话:“要是水晶球真是哪里都能看到,木叶还让暗部实地去调查干什么。”

 

想想也是。但卡卡西忽然想起自己单独出任务那一次:“那为什么你当初能用水晶球看到我遇险?”

 

鸣人面不改色:“假的,是我自己跑过去的。”

 

如果当初是用水晶球看到的,他肯定早在自己老师第一次遇上那个女人的时候就出现了,而不是在最后一刻才险险赶上。

 

卡卡西干巴巴地哦了一声。虽然也差不多猜到了。

 

“不过你们可得好好准备准备。”鸣人将手中的一份文件放到一边,冲对面的三人道,“佐井明天回来,你们定好出发的时间地点后别忘了通知佐井。”

 

“佐井?”小樱很是诧异,“他不是和井野休假去了吗?”

 

鸣人道:“我通知他回来了,佐井的侦查能力很强,到那边之后应该能帮到你们不少。”

 

“佐井……”佐助想起那个皮肤白白的青年,虽有见过,但称不上有多熟。

 

鸣人笑眯眯道:“是啊,画画特好看的那个,总感觉出任务还是得四个人我才能安心呢,毕竟这是木叶的传统嘛。”

 

“传统?”小樱似笑非笑地接了一句,“但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上忍带着三个下忍了,而是一个上忍带着另一个上忍、一个暗部和一个下忍出任务。”

 

佐助心头有不好的预感:“你那个下忍说谁?”

 

小樱侧头注视,嘴角笑容堪称完美。

 

卡卡西和鸣人反应过来:“噗!”

 

佐助脸都黑了:“我现在是暗部了。”

 

小樱哦了一声:“是吗?你不是连中忍考试都没过吗?暗部可是只招上忍级别的忍者。”

 

佐助难得有些底气不足:“……我这种等级不需要走那种形式上的程序,而且鸣人不也照样没过中忍考试吗,直接下忍升上的火影。”

 

鸣人喂喂了两声:“别把我拖下水,你不在的那三年里我早过上忍考试了,所以,我是从上忍调到暗部再升上的火影,你可别搞错了。”

 

“……”佐助闭了闭眼,像是压抑住什么情绪般重新睁开眼,无表情道,“下次中忍考试什么时候?”

 

小樱没忍住,扑哧一声直接笑出来,卡卡西也弯起眼睛,拍拍这位明显有点郁闷的前部下:“你说得对,暗部队长不走程序,你是特别提拔的。”

 

听到这句话,佐助脸色这才好看了些。

 

鸣人啧啧两声:“同期生里你是唯一还保持下忍资格的人,应该为此感到与众不同。”

 

见鬼的与众不同!佐助杀气腾腾地盯着七代目。

 

只要这人一吃瘪鸣人就觉得自己心情简直不能再好了,笑嘻嘻道:“眼神那么可怕干嘛,谋杀火影可是死罪。”

 

佐助哼了一声,特别有骨气地什么话也没说径直朝门外走,离开之前还不忘砰的一声关上门,震得窗台上的盆栽叶子都抖了两抖。

 

“还真是火爆脾气。”鸣人咋舌,尔后又摇了摇头,“当初看他回来时一副淡定到近乎面瘫的表情,还以为在外游历的那三年改变了他不少呢。”

 

小樱好心地提醒他:“不,佐助真的改变很多了,搁平时早就一个火遁过去了。”

 

鸣人点头:“也是。”

 

“那么,没什么事的话我回实验室了。”小樱耸耸肩,忽然想到什么,“还有,关于解除老师脑内结界的药,我查找了很多病例书籍还是摸不着头绪,如果鸣人你真想让老师恢复记忆,就……去问问大蛇丸吧。”

 

鸣人愣了,显然没想到她居然会在这时候提到这个人。

 

小樱苦笑:“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个时候除了他,我们也没人能够指望了。”

 

 


评论 ( 3 )
热度 ( 40 )

© 不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