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完回来更《卷平冈》和《咨询所》。

【鸣卡】十二至

13

 

想知道闹鬼事件的后续?

 

答案是暂无。

 

因为卡卡西根本没来得及去旗木宅邸做细致的检查。

 

大和发来的传鹰,消息应该是给鸣人的,但不知为何落在了他的面前。

 

卡卡西盯着那只停在石块上的传鹰看了半天,才犹豫地伸手解下那绑在腿上的小卷轴。打开卷轴,边看着,眉头渐渐蹙起。

 

 

这边,两个大小孩还在比拼,卡卡西已经原路返回演练场了。没有贸贸然上去阻止,他就站在一边提高声音道:“先到此为止了你们两个,有紧急事件。”

 

鸣人和佐助几乎是同时停下动作,前者转头问:“紧急事件?”

 

卡卡西道:“大和发来的消息,是关于月之国的情报。”

 

佐助略讶异地抬眼:“月之国?”

 

卡卡西立马敏锐地看向他:“怎么了?”

 

佐助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我之前有游历到那里,因为补充干粮之类的缘故就在那边停留了一天,是个挺邪门的地方。”

 

“邪门?”鸣人有点好奇了,“怎么邪门了?”

 

佐助啧了一声,刚准备解释,卡卡西便道:“现在先别说,我们先去医院,大和已经被送进医院了。”

 

 

木叶病院。

 

小樱亲自操刀进行的手术,这会儿大和正躺在病床上,刚刚进来的三个人正好和打算出门的小樱撞个正着。

 

小樱显然愣了一下:“你们速度倒是挺快。”

 

卡卡西问她:“小樱,大和怎么样?”

 

小樱翻病历表:“肋骨断了十二根,右手粉碎性骨折,身体里还有中过幻术的痕迹,不过不是很强烈。”

 

鸣人问:“大和队长现在清醒吗?”

 

小樱答:“昏迷中,你们现在还是别进去打扰队长了。要不是鹿丸和手鞠姐刚好在月之国附近,估计大和队长就算在树林里躺上一个星期也没人发现。”

 

卡卡西一怔:“这么说鹿丸已经回来了?”

 

小樱捏眉心:“一边说着麻烦死了一边又马不停蹄地跑去了火影楼,把手鞠姐都给丢下了,待会儿大和队长这边没事了,我就去陪陪手鞠姐吧。”

 

卡卡西拍拍她的肩膀:“辛苦了。”

 

大和还在昏迷,就算有无数问题想问也没办法了,于是探望了一下之后卡卡西就打算转移阵地去火影楼。但佐助显然不想跟他们一起去。

 

“别擅自把我算上,那是你们的工作,与我无关。”黑发青年如是说。

 

鸣人啧啧两声:“你忘了你现在是暗部队长了?”

 

佐助很冷静:“我可不记得我有填过什么就职申请书。”

 

“哎呀,你这人可真是……”鸣人抓抓头发,显然有些无可奈何。

 

卡卡西劝道:“佐助也一起吧,你刚才说去过月之国,我有些问题想请教你。”

 

“你可以以私人名义来旗木宅拜访我,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佐助不为所动,抬脚就打算离开。

 

“……”卡卡西向鸣人使了个眼色,后者难得今次跟他思维同调,握住他伸过来的手之后再一把扯住佐助身后的斗篷,佐助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一团白雾已在眨眼间包围住他们。

 

等白雾散开时,原本医院的景色已经变成了火影办公室,鹿丸正站在书桌旁忙得焦头烂额。

 

察觉到身后的动静,鹿丸抬起头来相当习以为常地跟他们打招呼:“哟。”

 

“飞雷神……”佐助额角突突地跳,“你这是作弊。”

 

鸣人扯出一抹得逞的笑:“那又怎样。”

 

卡卡西安抚般拍拍黑发学生的肩膀:“既然都来了,就暂时别离开了吧。”

 

佐助:“……”

 

鸣人笑哈哈地走向办公桌,冲鹿丸道:“要不是木叶没有劳模评选,我绝对投你一票。”

 

“那还真是多谢七代大人的好意了。”鹿丸差点翻了个白眼,“说正事吧。不久之前,大和队长曾要我传达给你们一个消息。”

 

一提到工作上的事,鸣人便收敛了嬉笑的神情:“什么消息?”

 

鹿丸道:“桃源乡,不夜城,现在的月之国已经名存实亡了,这个毒瘤一直在侵吞月之国的领地。”

卡卡西摸了摸下巴,望向明显还没消气的佐助:“嘛,你就先别生气了,大不了待会我陪你去旗木宅调查闹鬼的事作为补偿,如何?”

 

佐助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想知道什么?”

 

卡卡西道:“你之前说你有游历到月之国,说说那边的情况。”

 

佐助组织了一下语言:“据我所知,月之国是极少数没有卷入四战的国家之一,和平居民不多且女性占绝大多数,从事的工作也基本与性相关。哦还有,也不知道月之国那块地是怎么回事,总之看不见白天只有夜晚,整个国家灯火通明,笙歌曼舞,同时也乌烟瘴气。”

 

卡卡西若有所思:“桃源乡,不夜城,原来是这个意思。”

 

佐助问:“月之国与忍联、五大国都没有关系,你们干嘛收集那里的情报?”

 

回答他的是鹿丸,年轻的军师语气严肃:“抱歉佐助,这是木叶的机密。恕我直言,你现在还没有正式归入木叶。”

 

鸣人拍拍鹿丸的肩:“没事的,佐助从现在开始不仅归入木叶,而且还是暗部的队长了。”

 

佐助:“……”

 

鹿丸:“……”

 

鹿丸竖起大拇指:“这后门走的,我都忍不住要给你点赞。”

 

卡卡西揉额角:“好了,说正事。”

 

鹿丸也摆正了脸色,回答佐助之前的问题:“我这么跟你说吧。四战结束了是不假,但和平也仅仅是维持在表面,暗流什么的不是没有。现阶段不满忍联的大有人在,说我们五大国垄断委托的自由市场什么的,时不时就能挑起一点小争端。本来不足为惧,但暗部在例行收集情报途中出意外了,跟大和队长出去的一共有三人,但现在只有队长一个人回来。”

 

鸣人皱了皱眉,走到桌子旁边去翻资料:“这项任务是机密任务,知道的人不多。我让他们化装进去,应该没有理由暴露才对。”

 

鹿丸看向他:“所以才说出意外了。根据大和队长带回来的情报,月之国的大名现在已经正式委托我们木叶前去调查不夜城。”他说着就从怀里取出一份委托书递给鸣人,“大和队长昏迷之前交给我的,上面有月之国的国印和大名的印章,假不了。”

 

“在运送和保护机密文件这方面,我还是很相信暗部的能力的。”鸣人笑了笑,接过之后便认真读起来。

 

卡卡西看向鹿丸:“大和有没有详细说明现在不夜城的状况?”

 

鹿丸摇摇头:“只交待了这些就晕过去了。”

 

“不过,调查不夜城?”佐助扬扬眉,“现在才意识到不夜城这个威胁,这月之国的大名是有多迟钝。”

 

鹿丸道:“虽说是调查,不过我估计,这大名的真实目的恐怕是在知晓月之国的情报之后出兵铲除。”

 

佐助嗤笑:“铲除?这大名还真舍得。那不是月之国税收的重要来源吗?”

 

“国情变了。”鹿丸解释道,“你说的税收关系是几年前的事了,现在的不夜城根本是国中之国,城主享有法外治权。”

 

佐助啧了一声:“这统治者当真无能。”

 

卡卡西叹气:“好歹这位‘无能’的统治者也是我们的委托人,是金主大人,所以积点口德,行不?”

 

然而佐助没理他。

 

这边鸣人也把委托书看完了,交代鹿丸:“让暗部用传鹰通知一声,说木叶接受委托,但金额必须是现在的三倍。”

 

鹿丸很诧异,连卡卡西和佐助都有点意外。

 

“为什么加价?”

 

鸣人疑惑道:“你不是说木叶资金最近运转出问题了吗?”

 

呃,貌似他还真说过。鹿丸扶额。

 

鸣人道:“离月之国最近的是雷之国,但他们大名宁愿舍近求远拜托木叶,这说明除了木叶之外没有忍村愿意接下这个任务了吧。何况你拿给我的财物报告我看了,木叶最近确实挺缺钱的。月之国不是最不缺的就是钱吗,自然是要趁这个机会好好赚上一笔。”

 

讲真,听到这番话的鹿丸心情其实挺复杂的,说是欣慰吧又貌似不该如此,毕竟这算是挺趁火打劫的做法,不过原本直白过头的人能学会玩心计了,不得不说这是个进步。

 

嘛,算了。

 

鹿丸摸摸脑袋:“明白了,我这就把消息传递出去。”说着请示了一下便抬脚离开。

 

这下子,办公室就只剩下他们师徒三个人了。鸣人从旁边的书架上取出一份文件递给佐助:“暗部申请书,你填了吧,我归个档。”

 

佐助似笑非笑地接过:“几年没见,你还真是变了不少。”

 

鸣人不置可否:“我姑且当做是夸奖了。”

 

卡卡西在旁边笑:“火影好歹也当了三年了,难免会有些变化,你也一样。何况跟你离开时相比,木叶近几年发展得很不错吧?”

 

刷刷几下填好申请书,佐助递回去,语气不明道:“发展得是不错,不过那是因为四战之后的烂摊子都由你收拾掉了吧。”

 

然而他一点记忆也没有。卡卡西摸了摸鼻子。

 

不过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听到这话,鸣人接过文件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湛蓝的眸子微微一暗。

 

 

黄昏时分,卡卡西遵守承诺随佐助去调查闹鬼一事。鸣人没有跟去,留在了办公室里处理公务。鹿丸也没有回去陪手鞠,交代完传鹰的事之后又折回了火影楼。

 

“还有事?”鸣人视线不离文件,一目十行。

 

鹿丸捏捏眉心:“太在意了,所以来问问这次任务由谁去执行了。”

 

鸣人抬眼:“听起来你像是有推荐的人选。”

 

鹿丸也不再打马虎眼了:“是的。不过我不得不提醒一下,能让木叶两名训练有素的暗部牺牲,还能让大和队长受那么重的伤,敌人的实力不可小觑。何况这次还是大名亲自委托,去执行此项任务的人我希望你能慎重考虑。”

 

“别说了。”鸣人脸色立时冷了下来,“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鹿丸皱了皱眉:“事到如今你还想保护卡卡西老师到什么时候?你真的认为一直不让老师出任务,老师就会开心吗?”

 

“我叫你别说了。”鸣人有些烦躁,一把丢掉手上的笔,“倒是你们,为什么一遇到棘手的事就第一个想着把卡卡西老师推出去解决?他都退休了,就不能让他好好过过普通日子吗?”

 

“对于忍者来说,战场才是归宿。”鹿丸一语道破,“这次的任务除了卡卡西班的成员,你说还有谁能胜任?”

 

鸣人皱眉。

 

鹿丸问他:“你难道还没发现吗?”

 

鸣人一时没反应过来:“发现什么?”

 

鹿丸道:“很久以前老师就想退出权力层了,说到底老师当年甚至连火影都不想当,但他却揽下了这个摊子,不仅如此,他到现在还在为你出谋划策,你就没想过原因?”

 

鸣人抿了抿嘴:“老师是六代目,在处理事务上比我有经验,遇到问题,我自然第一时间就想到去请教他。”

 

“这就是原因所在。”鹿丸叹道,“一直抓着老师不放的人,是你啊。”

 

 

旗木宅。

 

夜晚的古宅在暗黑背景下的确像是在散发阵阵阴气。卡卡西抬脚走进去时,佐助站在他身后没动。

 

卡卡西转头:“你不进来?”

 

佐助吞吞吐吐道:“你先。”

 

卡卡西眨了下眼:“害怕啦?”

 

佐助凶巴巴地瞪他:“叫你先进去就进去,不用管我。”

 

“是,是。”还真是不诚实的孩子。卡卡西摇摇头,怕鬼就直说嘛,他作为长辈又不会笑话。

 

在前面走了一段之后卡卡西停下脚步,扭头往回看跟在他身后的人:“那什么……你总得告诉我哪些地方有怪现象吧?”

 

佐助眼皮子都不抬一下:“天花板,厕所,厨房,还有一个被锁住的房间。”

 

卡卡西咦了一声:“被锁住的房间?”

 

佐助道:“在走廊深处,去看?”

 

 

那确实是在走廊的最深处。沿着墙壁裂开的缝隙,一路延伸至黑暗尽头。

 

佐助在前面带路,卡卡西就跟在他身后。

 

慢慢的,似乎有听到什么模模糊糊的声音传来。

 

「爸爸……」

 

卡卡西一愣。

 

「我回来了,您不在吗?」

 

「爸爸……」

 

似曾相识的童声,毫无预兆地回响在脑海。

 

卡卡西步子顿了一下,但很快回过神,继续跟上佐助的步伐。

 

这个不起眼的小插曲并没有影响到他,他们最后在一处紧闭的房门前停下。门上的挂锁已经锈迹斑斑,上面甚至还有封条。

 

“我来的第一天就注意到这个房间了。”佐助用草薙剑敲了敲挂锁,“但因为这个锁的缘故,我没有强行打开。”

 

身后没有回应。佐助转头去看,后面的人正按着额角眉头紧皱。

 

“怎么了?脑袋疼?”

 

卡卡西摇头:“不,只是觉得这个房间似曾相识,好像有什么记忆要从脑海里挣脱出来。”

 

佐助道:“直接进去看看不就行了。”说着就准备打掉挂锁从正门突破,却被卡卡西一把拉住手腕。

 

“别从正门进去。”卡卡西指了指屋顶,“从那上面走。”

 

佐助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问,抽回自己的手就径直跳上了房顶,卡卡西则是跟在他身后。

 

直到掀开一片砖瓦看到里面的场景,佐助这才明白为何不能从正门进去。

 

——起爆符。

 

铺天盖地贴满了整个房间,连大门和窗户都没放过。

 

佐助看到之后脸都黑了:“这一屋子的起爆符要是爆炸了,整个宅邸就塌了吧,你是知道这里有起爆符还给我住?”

 

卡卡西挠头,有那么一点尴尬:“我也是来到这里后才想起来的啊。”

 

佐助睨了他一眼。

 

卡卡西无奈:“不瞒你,这个房间,好像是当初我父亲自杀的地方,也是当初我想要随他而去的地方呢。”

 

####分割线####

最近我太忙了,大三了嘛,什么考试都来了,忙着复习和预习呢。以及有个天杀的老师让我在一个星期之内读完《理想国》并制作课件去讲授……(望天……)

所以之后可能都会变成周更了。

不过你们放心,我是不弃坑的!大家可以放心地追文!


评论 ( 7 )
热度 ( 56 )

© 不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