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完回来更《卷平冈》和《咨询所》。

【鸣卡】十二至 07(下)

07(下)

 

两点整,两人坐在木桩下吃便当。

 

“这个地方是老师当初带我们训练和上课的地方。”鸣人左手捧着便当,“那个时候,老师说‘我绝不可能让同伴死在我眼前’,这句话我一直记着呢,到现在都没忘。”

 

这实在不像他会说的话呢。卡卡西咀嚼着食物,静静地听着。

 

“再后来,老师带着我们去做各种各样的任务,还有后来的中忍考试……唔,说起来,老师还记得好色仙人吗?就是自来也?我当初就是在中忍考试的时候见到他的。”

 

卡卡西低头思索。好像有点印象。

 

鸣人问:“波风水门呢?”

 

卡卡西眼睛微微睁大,压低的声音带着讶异:“水门老师。”

 

“是,是你的老师。”鸣人一笑,“也是我的父亲。”

 

“……”卡卡西扭头仔细地盯,半晌,“为什么我完全看不出你和水门老师有相像的地方。”

 

鸣人一噎,摸着鼻子没底气地反驳:“我像母亲多一点。”

 

卡卡西抿嘴笑:“是吗。”

 

鸣人揉揉额角,叹气:“我跟父亲确实不怎么像,除了发色和瞳色。”

 

卡卡西不置可否。

 

鸣人道:“老师想不起来的好色仙人,实际上也曾经担任过一段时间我的老师。”

 

“曾经?”敏锐地捕捉到这个词,卡卡西问,“那现在呢?”

 

鸣人侧过头,笑道:“他呀,已经不在人世了呢。”

 

没料到会是这么个回复,卡卡西一怔。

 

“我早该想到的。”鸣人放下手里的便当,低头看着脚边浅绿色的青草,语气似乎带着些许嘲意。

 

“虽说当时很难过,但比起我,更难过的人应该是老师才对。毕竟好色仙人只陪了我三年,而他却陪了老师十几年呢……还有纲手婆婆,也就是五代目火影,我有时候还在想,如果好色仙人还活着,搞不好最后会跟纲手婆婆在一起。”

 

虽说如此,记忆零星得几乎在脑海中不起一丝波澜。卡卡西敛下眼帘。这两个都是他生命中重要的人吧,但却一点都想不起来。

 

“老师想不起来没关系。”看着身旁的人沉默的样子,鸣人忍不住开口安慰,“我会一点一点告诉老师的。”

 

“那关于你自己呢?”卡卡西问。

 

“恩?”

 

“告诉我一些关于你自己的事。”

 

鸣人笑:“我就是我。只要我们一直在一起,就算不用说的,老师也一定会在日常中感受到的。”

 

卡卡西扯了扯嘴角,算是接受了这个说法。

 

鸣人嘿嘿一笑,把吃完的便当盒整理好放到一边,伸了个懒腰:“偶尔这样出来放松一下也不错,趁鹿丸还没成家,我得尽可能让他帮我多做点活儿。”

 

卡卡西无奈:“鹿丸听到这句话会哭哦。”

 

鸣人表情无辜:“以后有家庭要照顾了,鹿丸可就没那么多时间帮我工作了。我这不是在把握最后时机嘛。”

 

所以,远在火影楼干着超出军师工作范围的工作时,鹿丸已经在心里骂了这位七代火影不知多少遍了。

 

年轻的军师在文件堆里忙得焦头烂额:“还没找到火影吗?这些可都是需要火影亲笔签字的文件。”

 

暗部从外面伸出一个头来:“找到了,但带不过来。”

 

鹿丸:“……啊?”

 

暗部:“七代跟六代在一起,在第三演练场那边。”

 

鹿丸:“……”啊,他仿佛明白了什么。

 

 

他俩在收拾完东西准备回家时,鸣人又问了一次那个问题,关于老师到底是为什么每次使用苦无之前都必须旋转一下不可。

 

对此,卡卡西也只是道:“小时候养成的习惯罢了。”

 

“可是总得有个原因吧。”鸣人撇嘴,“不可能只是为了耍帅。老师才不是那种会做无用功的人。”

 

卡卡西想了一下:“呃,硬要说的话是为了转移敌人的注意力吧,毕竟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出任务了,那个时候我在身高、体力、力量上不占任何优势。所以为了赢我会想一些偏招,而事实证明这个方法也确实有用。不过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身高也就不再是我的短板了,于是这个动作也就可有可无了。”

 

鸣人咕哝:老师现在的体力和力量也一样不行啊。

 

卡卡西转头:“你说什么?”

 

鸣人立马打哈哈:“没,没,只是觉得老师转苦无很帅。恩,很帅!”

 

“这有什么好称赞的。”卡卡西笑意无奈。

 

直到回到家里,卡卡西才想起来这人几乎陪了他一整个下午,连工作都抛下了。

 

“鸣人。”他冲正在换衣服的人叫了一声。

 

“恩?”鸣人把脑袋从领口伸出来。

 

卡卡西干巴巴道:“你不去火影楼看看?”

 

“呃,”鸣人低头看了一眼已经换上的居家服,抽了抽嘴角,“不去了,反正鹿丸会帮我做完。”

 

……所以火影的军师并不仅仅只是干着军师的工作而已。

 


评论 ( 10 )
热度 ( 39 )

© 不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