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完回来更《卷平冈》和《咨询所》。

【鸣卡】十二至 05(上)【重修】

*注:刚刚才发现有一段忘了发上去,于是修改之后再重新发一次。


05(上)

 

风之国砂隐村的使者将在七天之后拜访木叶。

 

“哦?”鸣人坐在火影办公室里,拿着手上的文件,讶异地挑眉,“是手鞠吗?”

 

鹿丸摸摸脑袋:“除了她还能有谁啊。”

 

鸣人眨眨眼,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自己的军师。

 

“……”鹿丸额上滑下黑线,“接待其他忍村的使者可不是火影军师的工作。”

 

这小子,眼里的意思也太明显了吧。

 

鸣人笑:“可是我觉得,如果对方是手鞠,除了鹿丸你,没人能胜任这个职务了呢。”

 

“……”

 

“还是说,你想让我安排其他什么人?”

 

啧。鹿丸捏捏眉心。真麻烦。

 

 

七天的时间一晃而过,手鞠时隔两年再次拜访木叶——不过,在此之前,还发生了另外一件不得不提的事。

 

四战之后,木叶的委托量一直呈有增无减的趋势,其中不乏A级以上的任务。而众所周知,A级以上的任务只能由上忍级别的忍者去执行,但与之相反的是,木叶的上忍自大战之后数量锐减,即使已经过了三年也未能恢复元气。

 

“我也是个忍者,火影大人。”

 

火影办公室里,面对年轻恋人显而易见的火气,卡卡西也丝毫不退让,原本因为耷拉着眼皮而显得无神的眼神此刻却坚毅无比。

 

“忍者存在的价值就是为了接受委托和出任务,您既然身为火影,就更应该明白这些才是。别把私人感情掺杂进公事里。”

 

“……”鸣人额角突突地跳,手中的笔险些被他捏断。

 

是敬语。

 

唯独不想这个人如此生疏地对他说敬语。

 

小樱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出。这是第一次,她目睹一向温柔顺从的老师态度如此强硬地跟鸣人对着干。她想起不久之前佐井被紧急送回来救治的场景,不由得在心里叹气。

 

看到自己的学生受了那么重的伤,以卡卡西老师的性格,会要求重新执行任务,也是意料之中的一件事吧。

 

“更别说我还是个上忍。”卡卡西抿了抿嘴,“即使现在有可能比不上从前,但就目前看来也勉强算得上是战斗力,不是吗。”

 

“……”鸣人没有说话。

 

他不想答应。于公于私,都不想。

 

毕竟他比谁都清楚。这个人,他的老师,总是很喜欢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做盾牌去保护别人,就好像自己永远不会受伤一样;或者说,不管受了多重的伤,只要同伴还在,就能一笑置之。

 

他不喜欢这样的老师。即使他最初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对这个人如此崇拜。可是现在,他讨厌总是不关心自己身体的老师,明明知道他会心疼。

 

所以,他不会放心任何人跟他的老师组队。

 

——除了他本人。

 

“……我说,你也别总是低估自己老师的能力呀。”

 

见对面的人没说话,卡卡西忍不住道,“好歹,他也曾是当过六代目火影的人。”

 

“这跟当没当过火影一点关系也没有。”鸣人放下手中的笔,“而且,我也从来没有低估过老师你。”

 

“……这算是答应了?”

 

“十天。”

 

“恩?”卡卡西歪头。

 

“我给你十天的时间。”鸣人双手撑着下巴,眯起眼睛看着对面的人,“十天之后,必须回来。”

 

这是不可能的。卡卡西抿了抿嘴。

 

光是赶路就会花费四五天时间,更别说到达目的地后还要展开搜寻工作,撇开会不会遭遇袭击不算,单单只是赶路加完成任务,就至少需要半个月。

 

“做不到么?”鸣人目光灼灼。

 

卡卡西眸光一闪,没有说话,倒是旁边的小樱忍不住爆发了:“十天?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一件事!鸣人你明明知道的!你是故意的吗?”

 

没理会樱发的人明显的怒气,鸣人盯着对面的人不放:“老师觉得怎么样?”

 

“……”卡卡西看着他半晌,最后低下眸子,道了一句,“自当领命。”

 

 

出了火影楼,小樱还在他旁边骂骂咧咧,握紧拳头,一副恨不得将人揍上几拳帮他出气的样子。

 

“嘛,嘛,小樱你也别生气了。”卡卡西伸手拍了拍前徒弟的肩,微微一笑,“事已成定局,说什么也迟了。现在,不如带我去见见佐井吧,我得知道他任务的具体事项。”

 

小樱一顿,点了点头。

 

……

 

 

木叶病院。

 

“是寻找一把遗失的短刀。”

 

躺卧在床的人言简意赅地讲解任务内容,把随身携带的图纸递了过去,“地点在岩原,想必老师也应该知道这一点。这是地图,委托人只给了我这个。”

 

卡卡西接过之后端详了一下,若有所思地摸下巴:“只是去一个地方找东西,为什么你会受这么重的伤?”

 

佐井道:“是我大意了。除了我之外,还有人也在寻找那把短刀,而现在说不定已经被敌人抢走……卡卡西老师,这个任务已经失败了。”

 

“确实失败了。”

 

接话的人是从外面进来换药的小樱,樱发的人端着装满药瓶的盘子走过来,“而且,刚刚我收到传鹰的消息,鸣人发来通知,说委托人已经取消了委托。所以,卡卡西老师,你的任务内容有变。”

 

 

独自一人穿梭在林间,卡卡西不由抬头望了望从树冠之间渗透下来的稀薄阳光,披在身后的白色斗篷也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翻飞。

 

还真是……久违了的感觉啊。

 

他微微眯眼,嘴角浮出笑意。

 

到底是作为一名忍者而活,安逸的被小心翼翼保护着的生活,虽然过得舒适无需他操心,但心里总会莫名急躁和不安。

 

不该如此安逸的。他时常会这样想。

 

他一直被保护着,这一点他是知道的。而暗地里保护着他、不让他接触危险任务的人是谁,他心里也很清楚。

 

“嘛,虽然很感谢……”压低声音说了这么一句,卡卡西还是摇了摇头。

 

罢了,不管怎么样,先好好把这次任务完成了吧。

 

只有十天,他是一秒钟都不想浪费呢。

 

路程不短,即使途中他已经倍加小心和谨慎了,但还是大意地落入了敌人的圈套之中。更糟糕的是,他还遇上了意料之外的敌人。

 

“咦?”棕色头发的女人歪了歪头,目光看向正半跪在地上喘着气的人,“你是……旗木卡卡西?”

 

卡卡西捂着手臂上的伤口,蹙着眉头看着这个人。

 

她认识自己。但他不记得之前有见过。

 

把用绳子捆绑着的已经昏迷的人丢到一边,女人冲他笑:“不记得我很正常,毕竟你失去记忆了嘛。若你还记得,我反倒要怀疑自己当初对你施加的术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卡卡西瞪大眼睛。

 

女人指了指自己,笑靥如花:“如你所想,我就是那个害你失去记忆的人。”

 

“……”卡卡西咬紧牙关没说话,目光迅速扫了一眼自己的任务目标人物,已经被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给捆绑起来了,是死是活完全不能确定。

 

从地上站起来,他看向对面的人:“你的目的?”

 

女人冷笑:“当初就不该饶你一命,仅仅只是封锁记忆,对你来说惩罚还太轻了。”

 

卡卡西抿嘴:“我和你之间,似乎有很大的仇恨。”

 

“仇恨?”女人轻笑一下,“这么说也没错,毕竟我们青木一族的能力,怎能容忍外人取得。”

 

卡卡西有点雾水:“青木一族?”

 

“别再装了!”女人突然面目狰狞了一下,“青木泠,你敢说你不记得这个人?那个混蛋,心心念念着一个男人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连那个男人的孩子都要保护!怎么?那个人是觉得自己很伟大么?为爱牺牲?哈,笑话!愚蠢!”

 

“……”卡卡西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几步,眼前的这个女人明显有点癫狂,即使完全不知道谁是青木泠,但他很清楚现在绝不是谈判的好时机。

 

“别想跑!”背后突然传来一道厉声。

 

没做多想,卡卡西迅速闪到一边,一把短刀已经带着森然的杀气直直刺进他刚刚所站的地方。

 

额上不由滑下冷汗。这个人,迅速竟比他还快!

 

“只要是那个人的所有物,我就要毁掉!全部、全部毁掉!哈哈!反正那个人也不会再看到了!他也不会在乎了!”

 

嘴里说着他听不懂的话,女人近乎疯狂地攻击着他,落刀的速度一刀比一刀快。

 

凭着所剩不多的查克拉瞬身躲避一次次袭击,卡卡西掐准时机节省体力说话:“你也说了我已经失去记忆,根本不记得谁是青木泠。”

 

但他的话似乎并没有传到对方耳朵里。

 

“你身上有那个人一半的血,别以为我闻不出来!你休想、休想骗过我!”

 

油盐不进。不可理喻。

 

卡卡西咬牙,掂量了一下自己还剩的查克拉量,果断选择放弃防备,直接攻击。

 

没时间给她耗下去了。一旦形成拉锯战,这对于天生查克拉量少的他来说,几乎是必败无疑。

 

“虽然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你,但我想现在这种情况下,你也绝对不可能回答我了。”卡卡西语气一顿,抬手迅速结印。

 

女人嗤笑:“对你,我无可奉告。”

 

不再浪费口舌了,卡卡西先是用火遁术迷惑了对方的视线,再用土遁形成阻隔他们之间的障碍物,卡卡西在完成一系列铺垫之后,迅速使用瞬身术逃离。

 

一片灰黄的烟雾过后,女人面无表情地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地面,过了一会儿,嘴角渐渐浮出诡异的笑。

 

“闻到了哦,泠的气味。”

 

……

 

 

火影楼。

 

鹿丸推开办公室的门,手里抱着好几份文件袋:“鸣人,这是你上次要的木叶去年财务报告书。”

 

鸣人低头看着桌上的文件,听到声音也只是回了一句:“放在旁边就好,我待会再看。”

 

鹿丸依言放下,看着最近几日难得乖乖呆在办公室里认真工作的人,眼里有些笑意:“卡卡西老师出任务之后,你翘班次数都少了呢。”

 

闻言,鸣人表情有些无奈:“什么呀,老师在的时候我也有好好工作啊。”

 

“是,是。”鹿丸朝门外走去,“我去整理一下其他的资料,暗部那边的可能还要再晚一会儿才能拿给你。”

 

“没关系,你整理好了再给我。”

 

“好的。”

 

门于是开了又关上,咔哒的声音传来时,鸣人动作一顿,抬头看了一眼大门,蔚蓝色的眸子微微眯起。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不闹 | Powered by LOFTER